社會新聞

報章社評節錄10.22

《蘋果日報》

社會主義能救中國嗎?
古今中外,只有民間的積極性和創造力才是經濟長遠發展的真正動力,專制政治和文化管制,正是扼殺經濟活力的精神枷鎖。中國經濟體量雖大,科技成果靠引進,財富積累靠外貿,一旦走回內循環,經濟動力即瀕於枯竭。再加上體制的弊端,不斷繁殖國庫的蛀蟲,人民的積怨,長遠消耗社會的能量,中國正來到一個轉折點上,文革回潮,前景更暗淡。

《東方日報》

國泰裁員難止血 交出航權引競爭
當然,國泰淪落到今日的地步,港府姑息養奸難辭其咎。長期以來,不管國泰服務質素如何不堪,港府都是睜一眼閉一眼,甚至不惜繞過立法會都要注資保住國泰這塊爛招牌,美其名曰保住香港國際航空樞紐,實際上將國泰養成不思進取的惰性。現在國泰又將如意算盤打得啪啪作響,計劃尋求監管機構批准,由國泰航空及香港快運瓜分國泰港龍大部分航線。正如專家指出,國泰經營不善,連有三十多年歷史的港龍都敗在其手,國泰港龍取消牌照後,理應將航權交還政府重新分配,讓所有有意申請的本地航空公司提交申請書,而不是任由國泰將航權「左手交右手」,繼續造成壟斷,阻礙本港航空業發展。

《明報》

國泰裁員無可奈何 絕境求生須覓出路
全球航空業委靡不振,唯有內地一枝獨秀。內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航空業亦迅速反彈,8月底,中國國內航班已恢復到疫前近九成水平。倘若歐美等地疫情遲遲不受控制,客運長時間無法恢復暢通,本港航空業界要找生路,不可能不向北望。近年內地航空業發展迅速,很多航空公司求才若渴,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亦相當重視航空業發展,港府可以跟內地當局和航空業代表商量,看看是否可以幫被裁國泰員工提供多一條出路。

《大公報》

抓緊機遇時不我待 積極行動再創輝煌
萬事俱備,現在關鍵是全社會要有齊心協力謀发展的堅定認識,以及坐言起行全力推進落實的魄力。香港沒有再內耗下去的本錢,繼續被政爭牽扯下去絕不可能有出路。正如駱惠寧主任所說:“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香港不能等、也等不起,不能讓‘歷史性機遇’,成為‘歷史性遺憾’。”香港再次走到十字路口,只有時不我待,急起直追,主動融入大灣區建設,才能創造無愧於新時代的新輝煌。

《文匯報》

妥善處理港龍航權 保持必要市場競爭
由於疫情率先受控,中國內地已成為全球人員流動、經濟活動恢復最快的主要經濟體,國慶期間超過6億人次的旅遊出行令世人驚艷。只要本港疫情進一步受控,恢復與內地交往,香港將成為中國經濟「內循環」的組成部分,國泰港龍的內地航線很大機會是國泰系內率先復飛的航線,為國泰創造收益,有助整個國泰系紓緩壓力。但國泰選擇結束國泰港龍,令業內人士頗為詫異和不解。國泰向港龍開刀後,將尋求特區政府批准,將港龍航線轉交國泰及香港快運營運。有業內專家分析,國泰的算盤可能是進一步加強對香港市場的壟斷,令國泰既可縮減架構,又保住所有航線。
航權是指由兩個地方簽訂的航空協議,涵蓋航班數目、航點、飛行空域等。航空公司必須有航權,才可營辦指定航點的相關航線。本港航權由中央授權特區政府與其他國家及地區談判航空運輸安排,由特區政府負責公開予本地航空公司申請。所有在香港註冊的航空公司所使用的航權,實際上屬特區政府所有,是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的重要公共資源,並非任何航空公司的私產。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南華早報》

Get the balance right in fight against coronavirus
The tourism industry has no hope of a full rebound until rapid tests and other safety measures are in place to make cross-border and overseas travel viable again.
Nine months into the pandemic, people and businesses are looking to the government for more than week-by-week passive balancing acts that instil little confidence for a recovery, both economically and socially.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