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專訪

單刀保山河 亞視關公黃守東

嘉賓:黃守東(亞視公關及宣傳科高級經理)
主持:鍾溥敏
日期:2016年3月8日

員工走了一個又一個,聲名一日比一日狼藉,前身《麗的呼聲》是香港首間電視台,1957年成立至今孕育過不少明星,雖易手多次,但確實曾陪伴著兩代人的成長。如今亞視風光不再,滿載無限唏噓,更背負不少罪名,面對四面楚歌,有一人依舊立於破局中,義薄雲天,像關公般單刀保山河,他是亞視公關黃守東。

在這所資源緊促的公司工作,作為一個員工,他面對的危機管理是 – 無糧出;同時作為一個公關最嚴峻的挑戰 – 日日新鮮。「熄機定唔熄機?」大家最關注亞視究竟可否繼續營運至4月1日,但臨時清盤人德勤與股東代表你一言我一語,令亞視命運充滿變數。我想,黃守東同樣是顆磨心,對爭拗無能為力,卻每日要面對傳媒追訪,但他絲毫沒有動搖,對股東司榮彬信心十足,對亞視信心十足,雖然大家都對此話有保留,但是,他這位公關依舊大派定心丸。

是不離不棄還是愚忠?由剛開始的讚許,漸漸被指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有不少更出自昔日戰友,他看到聽到難免有些傷感,不過,他理解及尊重他們的想法,但無損他的決心。他口邊常掛著的說話,是感謝亞視栽培,這份恩情令他心無雜念,依然堅持所相信的,繼續向認定的目標進發。

亞視的人與情

亞視內部架構精簡,所以同事之間的感情特別緊密,與其單單說他從小對亞視有一份情,準確點,應該是他在亞視內與伙伴建立的友誼,是那份人情令他不忍離開。最後留守亞視的,只有160人,對大學畢業前已在亞視實習的阿東來說,覺得很難過。

最令他感觸的是前執行董事葉家寶離開,他倆的緣份始於七年前最後的工作面試。他心目中的葉為溫文有禮的謙謙君子,非常有親和力,難怪當日他就欠薪官司出庭的時候有眾多亞視人陪伴在側,為他撐場。後來葉成為阿東的直屬上司,共事時間更多,雖然,葉最後在別無選擇下決定辭去職務,但仍然緬懷與他的伯樂一齊走的這段路,他形容為「迎難而上」,絲毫沒有氣餒,非常樂觀,可見葉對他的影響深遠。這位大公關離開後,他首要面對的,就是代表亞視發言,有感責任更大。

積百多天假期 視工作優先

當很多舊同學及朋友在社交媒體分享旅行照片,但他的外遊只限於到內地公幹,進行亞姐宣傳工作,工作至今共累積了36天年假,130多天補假。破欠基金的上限為3萬6千元,在3月4日被解僱及重新聘請後,扣除兩個月的薪金後,未領取的假期有可能無法追討。雖然他自認是工作狂,但對於假期補償,他希望公司可以特別酬情處理。

訪問的前一天,他才加班至凌晨5時,基本上星期一至星期日都在工作,對他來說是否蝕了?工作的確佔據了他的生活大部份,但他認為賺蝕與否視乎自己定下的優先次序,面前工作就是放在他最優先的位置。他認為對工作認真及執著才有機會成功,同時又勉勵年輕人珍惜學習機會,不應太看重金錢。事實證明,除了金錢外,名譽、地位、機會,他得到的更多。

危機處理要真要快 想做政治公關

「夠真、要快!」是阿東對危機處理的心得。要有真誠及快捷的回應之前,他認為公關需要掌握事情的事實,心目中有一個完整的構圖,然後選擇合適的切合點,制定回應方向及主線,轉移公眾視線,將危機引導向好方面走。

因為亞視一役,令黃守東聲名大噪,雖然只是三十出頭,但讓人感覺穩重可靠,而且丹心一片,是現時社會中少見的員工,所以,不少機構向他招手邀請他過檔。但阿東認為,現時最急切是處理好面前的危機,太遠的事情實在未有時間計劃,暫未有認真考慮其他工作機會,但是,如果將來有機會,他希望成為一位政治公關。

七年成長 多了一份老練

阿東畢業後只在亞視一間公司工作,工作範圍包括節目宣傳推廣活動及企業傳訊兩大方面,涉獵過的工作如亞洲小姐及節目內地宣傳,還有最嚴峻的危機處理。七年內由一個小小主任,升至高級經理,他坦言職級與人工不成正比,但學習機會多,有許多發揮的機會,是其他機構難以得到的,工作雖然辛苦,但滿足感大。

回想起讀大學時,畢業後都是前路茫茫,從未認定公關為自己的事業,如這位大俠所說,一切源於緣份。大學實習被派至亞視,就這樣一路走來,沿途遇過的挑戰,都成為人生的歷練,幫助他成長得更長。面對繁重的工作,多變的形勢,他每日都有「步步自感一驚心」的感覺,但他認為「膽小非英雄,決不願停步」,要成為一個對得住自己,頂天立地的人,他只會向前走。

七年,少了一份輕挑,多了一份老練,成長過程在於勇敢嘗試,這位勇者依然站於前線,如一位前鋒為亞視衝鋒陷陣,擋雨擋雨,力挽狂瀾。

記者反送公關禮物

與傳媒關係唇齒相依,是工作伙伴之餘,也建立了深厚友誼,對他加以更加有位資深記者送他一盒朱古力,大家那裡有聽過記者反過來送禮物給公關?相信是對他工作表現的肯定,他吃在嘴頭,甜在心頭,令他更珍惜這幾年的經歷。

每當談起亞視前景,他必定正面樂觀,多次重申4月1 日後非結束,而是一個新開始。看進他的眼睛裡,阿東眼神堅定,言詞鏗鏘,相信是從心而發。為甚麼他仍然緊守崗位?我相信他找到自己的存在價值,找到自己值得引以為傲的事。好不容易找到人生目標,又那會輕易放棄?

撰文:鍾溥敏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