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樹友陣編輯推介

文宇軒|從熱血男孩到專業體記

「我正坐在採訪車上等候,突然收到通知:黃大仙下邨發生火警。抵達現場,濃煙四起,人們從狹窄的後樓梯逃出來。第一次遇上大新聞,我跟攝影師說:『俾部細機我!』我就拿著TVB手咪和一台小攝錄機,朝著人們逃出來的方向跑上樓。我跑了很久,忘了多高,只知道是高樓層,那句『我要做獨家!』差點大叫出來。」

---文宇軒

那時正在TVB新聞部實習的他,完成採訪後回到公司,胸有成竹的模樣。可是,迎來的是一堆罵聲。他以為自己「好叻仔」,對新聞事業充滿熱血,可他拍回來的片段,完全沒有聲音,「原來我連條線插邊度都唔知」。最後,那麼用心的採訪完全作廢;更嚴重的是他不顧自身安危衝入火海。

 犯了錯,認清自己能力不足,凡事多問,多練,多寫,這是文宇軒當年的心態。

他的第一份、至今為止唯一一份工作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他剛入行待在港聞部,直至已故資深體育新聞主播伍晃榮退休,他便進入體育組,一直工作至今。

從事新聞工作約十五年,見證不少體育盛事,他其中一個深刻經歷,是在俄羅斯索契冬季奧運會揭發香港隊無隊醫跟團。除了具備敏銳新聞觸角,他還重視人情味。人情味不等於煽情,他舉了一個例子,曾訪問一位香港人在七天內跑遍七大洲,本來只是單純的訪問,接觸後發現對方還帶上十幾歲的女兒一起跑,二人如同經歷生死,感動文宇軒的是父女情,可能因爲他是一位爸爸。

 「報導賽事是合格的表現,將報導融入人情味,便是高級作品。」簡簡單單的賽事報導信手拈來,人性化的報導用心發掘,那涉及政治的體育新聞該怎麼處理呢?

「作爲專業記者,盡量將事實呈現出來。我對自己的約束:我不會玩弄政治。」去年,世界盃足球外圍賽球迷兩度噓國歌,他先做一個單純的體育賽事報導,再以詳細跟進噓國歌事件,有各方意見,方為全面報導。

「我的立場不能代表所有人或電視台,爲什麼要加入自己的想法在報導内呢?」

後記:文宇軒今年除了兼任《體育新世界》監製一職外,還會成爲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兼職老師,對電視製作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從師兄身上學習更多!

撰文:馬翠怡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