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報章社評節錄10.23

《蘋果日報》

美國檢討90年來外交政策最大失敗
而「習近平大學」的提議則涉及思想控制及習的聲望。「習近平大學」請願的發起者聲稱,將習近平的母校更名為習近平大學,是要「形成南有中山大學、北有習近平大學,前有孫中山三民主義、後有共產黨習近平主義的歷史格局」。也有網民回應:「美國有喬治華盛頓大學,朝鮮有金日成大學,中國憑啥沒有習近平大學?」
雖然這個提議獲中外知名學者聯署的真實性成疑,網民的支持也頗有調侃意味,但中共中央早在2017年已批准在重點大學、省市成立了十家習近平思想研究中心,近期更把習近平思想納入大學思想政治教育課程,又成立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並不掩飾以習近平思想控制人民的意圖,並不掩飾以習近平思想引導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控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野心,中美的價值觀衝突和利益衝突再無調和餘地。

《東方日報》

霸地開路有護傘 官商勾結洗不清
一節見則百節知,套丁亂象由來已久,丁權甚至成為原居民的牟利工具,不是將土地賣給發展商作屋苑式發展,就是與發展商一起合作,一個出地、一個出丁權,涉及的利益極為龐大,直到六年前才有本港史上首宗原居民套丁案罪成的案例,但目前仍在上訴。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丁權早就失去讓原居民安居樂業的原意,反而成為原居民的特權,世代坐享土地利益無本生利,導致城鄉矛盾不斷激化;加上港府政策一直向發展商傾斜,而且不敢開罪鄉事勢力,長期以來對套丁亂象放任自流,現時新界許多大型屋苑皆由套丁而來,已是明顯的例證。

《明報》

商業地皮一再流標 折射香港內外交困
大型商廈發展項目,由地皮招標到落成啟用,一般需要5、6年時間。發展商入標策略,除了考慮眼前市道,同時也折射了對香港前景的看法。啟德東涌大型商業地相繼流標,不止因為發展商對投資非核心區商業地皮有戒心,還反映了更深層的問題。現今香港的內部和外部形勢,跟3年前有天淵之別。香港經濟定位一直是背靠內地、接軌國際,隨着中美關係急劇惡化,香港夾處其中,不僅難再左右逢源,還成為華府打擊對象,至於去年的反修例風暴,則徹底改變了政治、社會和民情面貌,香港跟內地關係亦出現了深刻變化。香港內外環境失去了以往的穩定性和可測性,無論在大灣區以至國際商貿中的角色位置,均面對很多不確定因素,營商環境無可避免受到影響。

《大公報》

惠港政策陸續來 融合發展機遇多
大灣區是港商投資的重點區域,大量香港人在此居住及生活,相關法律服務需求殷切。過去,通過CEPA架構,香港法律界人士可以為內地提供一些服務,但囿於“大門開了、小門未開”的現實,在內地提供服務有“到喉不到肺”的感覺。試點工作的意義在於,大門開了,小門也開了,香港法律界人士在內地取得運營執照後,可以運用熟悉兩地法律體系的專長,在大灣區大展拳腳。試點工作期限為三年,相信在取得經驗後,內地開放的大門將愈開愈大,香港法律界人士可以揮灑的空間更寬更廣。

《文匯報》

汲取國泰「自炒」教訓 看清香港路向
疫情固然是香港航空業發展受創的原因,但國泰的管理不善教訓更深刻。在去年修例風波鬧得最厲害的時候,攬炒派策動全港「三罷」,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和港龍空勤人員協會是其中的最積極參與者,國泰和港龍加起來有超過2,000人參與罷工,多次在機場大搞所謂的「和你飛」非法集結,導致近300班航班被迫取消。在罷工期間,大批暴徒在機場圍毆內地《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成為國際醜聞,嚴重傷害國泰和香港航空業的聲譽。面對損害自身利益的情況,國泰的管理層仍然縱容員工參與非法集會,對被警方逮捕的員工不採取必要的懲處,竟然讓被起訴的機師繼續執行工作,完全罔顧乘客安全,動搖公眾對國泰的信心。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南華早報》

Hong Kong failing to take up the challenge of ride-hailing services
Twenty-four Uber drivers recently lost their appeals against convictions for carrying passengers for hire or reward without a permit. Uber retains a loyal following largely because of the poor image of the taxi industry amid complaints about shoddy service and uncivil and unscrupulous drivers.
Both the industry and Uber welcomed the decision to shelve the premium taxi plan, with the Hong Kong Taxi Council, an alliance of 42 groups, calling on the government to put the focus back on upgrading the existing pool of more than 18,000 taxis. Uber general manager for Hong Kong Estyn Chung hoped the industry and the government could now come together to find a “win-win solution”. If that means introducing competition to produce more choice and better service, most taxi customers would agree.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