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蜂鳥編輯推介

【城市蜂鳥】嬰兒玩具看香港「壟斷」

若要對抗「壟斷」,你在香港應該生存不了。它幾乎充斥著我們的生活每個角落,甚至開始侵佔我們的事業、理想。一位嬰兒玩具設計師多年來一手包辦自己的製成品,為的只是想靠一雙手去摸索一個問題:「除了MOQ(最低訂購量 Minimum Order Quantity),我還可以追求什麼?」

撰文、攝影、剪接:盧巧霖

多年獨尋工廠未果

專營木製嬰兒玩具的設計師蕭紹基(Ryan),至今仍在火炭一間數百呎的工作室工作。玩具的所有製作工序——玩具設計、選木鋸木以至成品包裝,都由自己一手包辦。被問到為何不將生產的工序給予工廠分擔,Ryan笑言「我其實一直都在找的」。他曾經到台灣、內地和日本等地的工廠展示自己的設計品,卻無人問津,Ryan指自己的要求和工廠的工作性質互有衝突。

工廠擅長短時間內大量生產一款產品,生產量往往與最低訂購量(MOQ)掛勾,但Ryan更希望可先以小本經營的形式生產。「言是因為我想嘗試解答自己心中的幾個『問號』」。香港是個容易被「壟斷」充斥的地方,嬰兒玩具也不例外,大型嬰兒用品商所追求的是銷售額,產品以滿足最低訂購量為目標,Ryan所指的「問號」,就是撇除訂購量,嬰兒玩具是否尚有另一條活路走得通?

市場主導弱化玩具教育原意

原來40、50年代的英國,嬰兒玩具仍未被市場主導的時代,設計師會以教育及玩具品質為目標,除了以客觀條件監控安全,他們會與教育者合作研發產品,真正為兒童的需要作考量。「現在英國嬰兒玩具也已被市場主導,但我認為這樣才是真正為一個小朋友,做一件讓他樂在其中的玩具所走的方向」。

嬰兒玩具是幼兒生活的一個貼身物品,香港對嬰兒玩具也有制定相關的嚴格監控。根據香港法例第424章《玩具及兒童產品安全條例》,所有相關人士也可以自費將設計品送過創新科技署署長認可的化驗所,以確定成品達到相關安全標準。但每一件設計品都自費送到化驗所,這對獨立經營設計師有一定的經濟難度。

香港創業限制多  Ryan:我只會睇佢嘅「利」

他也承認,香港比較缺乏相關的資深木工師傅,他指香港多數資深木匠都較擅長大型木製品,例如木製傢俬;相比聞名手工製作的日本,留在香港的確較難取經。Ryan曾經到日本一個村莊取經,他發現將擅長不同類型的老少工匠集結於同一個村莊,是日本常有的事,但於香港,的確較難做到。

香港散戶創業限制多,但Ryan指這些問題只會是他可以嘗試跨過的一個「欄」(hurdle),並非困局。他也曾指如土地及租金問題等問題的確較難靠自己去解決,但他認為未有明確答案前,仍可嘗試尋找答案,笑指「如果真的解決不了也沒關係,反而人生有很多事也解決不了」。

木製玩具的韻味

多年來鑽研木製玩具的Ryan認為,木質可以給予人一種「安全感」,「這不是指化驗所對安全的標準而定,而是木的質地給予人的觀感,都比較自然」。他以往於歐洲工作,發現一般長者都會選購木製玩具予自己的孫兒,原因是木材可直接取自天然環境,令人感覺較少有害物質,有異於需要由石油提煉的塑膠。

木製玩具的魔力在於一種「缺陷美」,Ryan指,木製的產品,會隨時歲月的磨蝕,吸收陽光、水、甚至是人體分泌的油脂,令玩具的顏色、形狀,都會隨之改變,成為各人一份「獨一無二的禮物」。

後記

不少人誤以為小朋友應該喜歡顏色鮮豔,色彩繽紛的玩具,但Ryan所設計的玩具色調簡潔,多數以紅色搭配木的顏色。訪談後Ryan表示,其實三歲或以下的幼兒的辨色能力未成熟,能夠辦認的顏色大致只有紅、黃、綠色等。為方便兒童辦認顏色,Ryan的設計品不會增加其他難辦認的色調。直至現在,Ryan每生產一件完成品都會將玩具套入一個幼兒喉嚨大小的模型,以測試成品的安全度。


【城市蜂鳥】蜂鳥可能是世上體型最小,唯一可向後飛,跟蜜蜂一同棲息的鳥類:象徵香港有一班默默耕耘、毫不起眼,但堅持擁抱另類生活態度的人。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