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專訪

【人物特寫】輪椅上的天使 —— 蘇金妹

︳記者:黃翠嘉   ︳

香港人一向熱心助人,曾獲十大再生勇士和香港人道年獎的蘇金妹更是佼佼者,她一生致力做義工助人,更不惜坐著輪椅四處奔走。她去年出了一本書,邀請了人生中眾多的重要人物撰文,描繪出「輪椅上的天使」最真實、最勵志的故事。

 現已64歲的蘇金妹,至今已做了40多年義工。大家都知道她堅持助人,但她的堅持,其實源於她的執着。

 蘇金妹的一家是水上人,以捕漁為生,一家人居住在船屋。手腳靈活的金妹是爸媽捕魚的好幫手,但在1967年的一天,金妹不用出海所以與弟弟在碼頭岸邊捉迷藏,卻不小心跌落碼頭下面,撞穿頭部及跌傷腰骨。她只在傷口縫了幾針,但傷口拆線後,她依舊活潑好動。後來腰骨突然很痛,她媽媽帶她看跌打醫生,敷生草藥,擦跌打藥酒,都沒有好轉,有一天,她突然站不起來。「我記得當時爸爸的表情,失望、痛苦、迷茫全部掛在臉上。這位最疼愛我的爸爸,知道自己從此少了一個好幫手,他坐下來,跟著我一起哭。」作為爸爸的得力幫手而自豪的金妹,很介懷自己不能再身體力行去幫助爸爸。

 蘇金妹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做手術,但仍沒有效果,從此她就下身癱瘓。當時正值六七暴動的戒嚴,金妹的爸媽初時每隔兩三日就會來探望她,後來8至10日爸爸才會來一次。爸爸會買食物給她,還要放下些許金錢給醫院的嬸嬸,因為那時的醫院,如果沒有用錢疏通嬸嬸,病人甚至沒有一杯乾淨的水可以喝。金妹回想起難受的往事,不禁落淚「每日下午的兩至三點是探病時間,我看着旁邊有親戚朋友探望的病人,湯水很香,嗅得我也吞口水,只能合上眼睛睡覺。我的家人很少來探我,很多時候我腰骨很痛很痛,都沒有人來幫我,叫喊護士都不理我。她們當中有一個護士欺負我,其他護士都不能出手幫我,我一直很無助、很徬徨,只好不停祈禱。當時我就決定,日後出院要做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逆境自強的蘇金妹經歷了人生的低谷,明白了無助的痛苦,為了不想別人也經歷無助,她決意要做義工幫助別人。

 蘇金妹在住院期間認識了一名英兵,介紹她去做義工,還收養了她當養女,金妹也很慶幸能遇到這位「再世恩人」。「Uncle John很疼錫我,我出院後,他介紹我到『可愛忠實之家』做義工。」「可愛忠實之家」成立於1965年,照顧遭家人離棄的嚴重智障或殘缺的孩子。當時社會歧視殘疾人士,金妹即使自己坐着輪椅,她依然決心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我不想住進政府的殘廢院,不想每天都好像坐牢一樣,所以我一定要找工作做,也想去做義工。一開始,我日間在工廠上班,晚上到可愛忠實之家照顧嚴重植物人。但當時的生活很艱難,因為工廠不包接送,我唯有坐的士上班和下班。我一日的工資只有42元,但坐的士來回已用去30多元,所以我只好早上吃一個麵包,中午就吃兩個,晚上不吃東西。我還要留些錢,星期六要用來坐的士。當時雖然很辛苦,但我很開心。」

蘇金妹有時候讓人覺得她很固執,但她的執着往往會為她帶來好運。原來當時金妹住院一段時間後,被要求由伊利沙伯醫院轉到瑪嘉烈醫院,但瑪嘉烈醫院表示不接收舊症,金妹不知如何是好。「我當時很無奈,但我向醫生說,如果他沒有能力醫治我,就扔我出外面等死吧。」最後醫生破例接收了她,讓她在該院接受治療。蘇金妹敢於爭取自己想要的結果,無論機會有多渺茫,她相信只要嘗試,沒有事是不可能的。

她去過香港很多地方,都發現沒有殘障設施,令殘障人士出入很不方便,例如紅磡體育館外面是一個大斜坡,殘障人士完全上不了二樓,下來的時候更是很危險。「我自己去到紅館,看着那個大斜坡,真的嚇壞了我,我馬上致電紅館告訴他們,坐輪椅的人上上落落都會很危險。一開始紅館的人都不理我,敷衍了事,但我再投訴多幾次,他們就答應會改建。過了一段時間,那兒就改建成小斜坡了。」蘇金妹的執着,為殘障人士帶來了很多的方便,爭取了更多機會。

黃翠嘉攝

 固執,是一個缺點,但在蘇金妹身上,是個優點。曾經有很多人勸她不要做義工,先顧好自己再算,但她仍執意要繼續幫助別人,因為她明白沒有人幫助自己的痛苦。「我一直覺得,做人不要怕吃虧,才能幫助更多的人。我常常去不同醫院探望病人,有一次我要去屯門探望一個中風的病人,因為他的家人很少去探望他。但當時沒有兩元乘車的殘障人士優惠,所以來回車費都很貴。我在沙田火車站突然發現自己不見了錢包,我坐在輪椅哭了很久,覺得很無助。前後有幾個人都過來問我怎麼了,有人甚至想給我20元,但我不要,因為我還有少許錢。可是當時的無助和害怕,讓我很難受。」雖然做義工幫助別人的過程中遇過不少困難,但她仍堅持下去。

固執也為她自己帶來很多機會,能夠出版一本書,也全因她的「固執」。「我不識字,唯有求朋友幫我寫,當中有高永文局長和沈祖堯先生。有些人勸我不要出書,說名人出書都沒有人買,更何況我這個寂寂無名的人,更有人覺得我不自量力。但是我希望能在自己去世前,告訴大家如何能以生命影響生命,只要大家踏出多一步,就能夠為處於低谷的人帶來一點光,更希望激勵在逆境中的人,要咬緊牙關、堅持到底。」

金妹的書籌備了至少兩三年,所有故事都要由她口述,故出版時遇到的麻煩及難題也很多。「我用口說以前的事,想起就說,很容易會說少了或不能完整地表達出來,真的麻煩了幫我記錄的朋友。不過沒辦法,因為我不識字,幸好我身邊有很多有心人,令我的人生更美好、生活更順利。」

當金妹知道在書局賣書要收昂貴的「上架費」,她寧願自己在街上賣書。「我每天都會在不同地方賣書,文化中心、尖沙咀海防道、花展,甚至天橋,賣書雖然辛苦,但最辛苦的是常常被人當作無牌小販,惡言趕走我,甚至報警。有一次我在九龍公園被一個女警衛驅趕,我認為自己沒有阻街,所以跟她理論。豈料,她竟以粗言穢語辱罵我,我當時委屈得哭個不停。我沒有想過放棄賣書,但終日被驅趕及辱罵,我真的不開心,但我也不會屈服,因為香港總有我的容身之所。」

金妹將賣書的收益撥作慈善用途,撥捐「可愛忠實之家」及「華恩基金會」,希望有更多資源幫助有需要的人,尤其殘疾人士。「我出書有錢賺,收入都捐給可愛忠實之家,因為那裏就是我第二個家。我沒有錢付印刷費,向朋友借了20萬元,因為我想做的事,就要做得到。做人不要怕吃虧,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香港才會更美好。我靠自己努力,已經賣了2,000多本,我還會繼續努力。」

金妹在賣書的過程中,有苦也有樂,因為得到很多有心人的支持和鼓勵。「我常常在海防道賣書,對面的報紙攤檔的老闆娘幫我買了一本書,看完覺得很感動,再買幾本,還與我做了朋友,常常送飲料給我。最深刻是有一位女士買了一本書回家給兒子看,之後再來告訴我,她的兒子看完感動得哭個不停,答應媽媽會好好幫助人,這令我最高興。」

金妹幫助了很多人,也有很多有心人幫助金妹。金妹的輪椅戰車就是她的雙腿,早陣子她的電動輪椅壞了,令她很苦惱,因為這令她不能去賣書,但她負擔不起昂貴的修理費。幸好,有一位初次見面的有心人因受金妹的故事所感動,想也不想就用8,000元買了一部新的電動輪椅給她。金妹本來不好意思接受有心人的好意,始終是很大的一筆錢,但有心人堅決要她接受,她也決心以賣出更多書來答謝有心人。

蘇金妹那份竭盡所能的毅力,的確曾把很多人從黑暗的深淵拉上來,也把自己拉了上來。 她的堅毅不屈和逆境自強的精神,為她帶來了很多的朋友、得着和快樂回憶。

輪椅上的天使,會一直坐着輪椅到處幫助有需要的人。世上就有這麼一種天使,能給你一份關心和親切,讓人銘記於心。蘇金妹會繼續努力賣書,執着地宣揚「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爭取令香港社會更美好。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