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小品文章生活文藝欄觀影感言觀點

《鳥獸行》:陰囊特別小

「陰囊特別小」跟電影《鳥獸行》完全沒有關係。但卻是小說版一再強調的細節,也因為這個細節讓我們看到這個男人的生命重量。然而,電影版《鳥獸行》卻放大了看透別人的男人的姐姐,但她卻是看不透自己的男人的一位單親媽媽。人生如戲,卻是一場荒誕劇。

電影《鳥獸行》由白石和彌導演,演員陣容包括蒼井優、阿部貞夫、松阪桃李、竹野內豐等。電影改編自作家沼田真帆香留同名小說,日文真譯為《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故事講述一名深愛女主角的小男人陣治,如何在這麼遠那麼近的某處,默默守護她和她的記憶。小說中一而再地強調他的陰囊特別小,在在說明他作為男性有著某種不能言說的自卑,但面對愛人,卻從不貪生怕死,不知何來的力量,危急關頭總會忘我之援手。他常咳個不停,泥鰍般汙穢不堪,加上陰囊特別小,看來他是一位不拆不扣的小男人,但卻是女主角十和子唯一的戀人。十和子看來是一位美麗女生,為何沒有真心戀人,一次又一次遇人不熟,或許他過於迷戀男人,看不到不似男人卻又是真男人的男人。看懂人其實是大學問,為何發生諸於這位女生。又是一個故事。

陣治掉下的一刹那,「不是白天心杯是黑夜的白茫茫虛空某處」,而是「沒有底處的不停墜下」。因為守護是沒有理由也沒有終站,卻「只怕近又會驚動妳」。

電影版基本按小說情節和分章拍攝,但許多細節省了,如陰囊特別小這小細節。電影版的焦點當然是十和子,但相比小說,似乎讓她的姐姐投放在較著眼的光影之中。姐姐成熟懂事,看到陣治是好男人,她比起任何人,包括讀者和觀眾更早發現他是好男人,但自己卻沒有留住自己的男人。相反妹妹妄想得到自己童話的真愛,但卻換來一襲在凡人眼中看似變態,但遠遠超出愛所能承受重量。人生實在始料不及。愛,誰可以來定義。

這部作品跟東野圭吾小說《白夜行》和《當祈禱落幕時》,有著一種相似性。《白夜行》中的男人無言無悔地守護愛心,《當祈禱落幕時》中的男人則以血和淚守護女兒。三者守護方式不同,但同樣讓自己毫無退路地勇往直前。三人的行徑對當代社會計算、討價、回報,他們這一代總會要求一個理由,在沒有理由的世界,這何不是一具斷綫之風箏,失去了價值重心;卻重活得任何理由的世界更見重量。

想起電影《當祈禱落幕時》父親牽手著女兒在滄海桑田走來,沒有目的地、沒有希望、沒有力量,人生何等不幸。他們在隧道分手,從今以後沒有生活在同一屋簷下,那一滴淚又是何等的沉重。

沉重,就是妳的名字。沼田真帆香留、湊佳苗、真梨幸子,三人筆下的愛情總是那樣晦澀、殘酷、病態和執著的。但小心,「鳥獸行,則滅亡。」她一旦在她不知道那些鳥所圍捕,便永遠看不到光明。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