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簿官媒與索羅斯口水戰

新華社批索羅斯選擇性失明

新華社發表題為《置身做空喧囂 中國緣何淡定》的文章,批評以索羅斯為代表的看淡觀點,原文如下:

這幾天,國際資本市場陰霾密布,有人高調唱空中國經濟,有人叫囂做空亞洲市場。投機者就像嗅到了血腥的禿鷲,喧鬧異常,興奮異常。他們變得語態堅定,志得意滿,不容置疑,仿佛只需布局空頭,整個世界便唾手可得。

作為主要利益攸關方,中國政府卻顯得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繼續專註於結構性供給側改革。中國何以有如此大的底氣和定力?原因很簡單:做空者活在過去,中國卻在把握當下,謀劃明天。

就在上周,美國著名投資家、量子基金創始人喬治·索羅斯在參加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期間高調宣稱,鑒於經濟減速、債務負擔、資本外逃等因素,中國經濟難免硬着陸,中國將加劇全球通縮。

索羅斯的這個所謂「觀察得出的結論」很能代表一部分做空者的論調,只可惜這種觀察視角顯然屬於「選擇性失明」。

去年,在內外壓力之下,中國經濟仍然實現了6.9%的增長,GDP總量比2014年增加超過4萬億元人民幣,這個增量超過了瑞典或者阿根廷GDP總量,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仍超25%。

同樣是去年,中國遊客在境外消費逾萬億元人民幣,在多個細分市場位居全球前列,直接拉動外部市場增長;中國境內投資者累計實現對外投資超過7350億元人民幣,同比大漲14.7%,為促進全球經濟復蘇提供了源源活水。

顯而易見,由於中國經濟體量更加龐大,即便增速稍有回落,增量仍然可觀。可以想象,如果缺了中國經濟這一大塊新鮮蛋糕,世界經濟將會糟糕得多,通縮局面也將會嚴重許多。

可見,中國非但沒有輸出通縮,反而是輸出了全球市場緊缺的需求和資本,為眾多行業貢獻了商機和就業。中國是世界經濟當之無愧的財富之泉、機會之源。

談到究竟是誰加劇了全球經濟不景氣的話題,索羅斯的昔日搭檔、同為量子基金創始人的吉姆·羅傑斯日前告訴彭博社,當前全球經濟麻煩的真正源頭,是美聯儲的貨幣政策以及美國政府債務不斷膨脹。「中國就像其他所有國家一樣,是受害者。」他說。

據聯合國貿發會議公布的最新報告,去年,在新興經濟體普遍承壓的情況下,中國年吸引外國直接投資依然高達1360億美元,逆勢增長6%,總量位居全球第3位。這樣的數據,讓所謂「資本外逃論」不值一駁。

值得關注的是,中國經濟結構優化,也在引導外資流向。數據顯示,去年流入中國制造業的外資有所下降,但流入服務業的外資保持強勁增長勢頭,使中國吸收的外資總量創歷史新高。

與此同時,受中國政府「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政策影響,民間投資創業熱情高漲,新經濟潮湧正澎湃前行,強勢輸出新經濟動能。據統計,僅去年上半年中國新登記註冊市場主體685.1萬戶,平均每天新登記企業上萬戶,成為孕育社會就業的嶄新因子。

顯然,在保持穩定增速、強勁創新活力、較高就業率和外資利用水平的情況下,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不可能硬著陸。這個結論作為主流經濟學界和市場人士的普遍判斷,幾乎是一個常識般的存在。然而,對待如此顯而易見的道理,恰恰是那些浸淫市場數十載的資本老手,偏偏反其道行之,指天說地,信口雌黃,這不能不令人生疑。

對此,分析人士指出,唱空者要麽沒有做好功課,仍然用舊眼光看待新事物;要麽就是主動為之,目的在於誤導市場,從中牟利。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日前告訴媒體,索羅斯唱衰中國的觀點「完全不切合實際」,他對中國的基本情況有目無睹,沒有做功課。

李稻葵還表示:「如果索羅斯這次這麽幹,他一定會虧本,作為朋友我很替他擔心。」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告訴新華社記者,做空操作兵貴神速,重在隱秘。眼下,某些做空者大肆宣揚做空意圖乃至品種,可能包藏「唱空做多」的把戲,市場需要提高警惕。投身風雨無常的資本遊戲,智者會用自己的眼睛看市場,自主把握投資方向,而不會把命運交給某些沒來過中國幾趟的唱衰者。

誠然,中國經濟存在結構性問題,但問題恰恰是倒逼中國前進的動力。當前,中國政府以問題導向,全面深化結構性供給側改革,把化解過剩產能、財稅改革、結構調整、簡政放權、產業革新等改革決斷,物化為踏石留印的具體措施。相關政策措施正在中國掀起新經濟浪潮,爆發出巨大能量。

可以預見,中國改革紅利必將轉化為投資良機,造福那些勤於觀察、冷靜判斷的投資者。

有幸見證劇烈變革的中國經濟,投資者與其聽信那些看不懂、參不透、瞎忽悠的「大師」,倒不如沈下心紮實做調研,透視那些足夠讓中國保持淡定的新動能,並從中洞見與中國共贏的新機遇。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