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敢批

優質的士 成效成疑

主持:黃曉敬


【文字版】

交通諮詢委員會本周二聽取政府匯報改善的士服務的建議,研究引入優質的士服務。主席郭琳廣表示歡迎,指政府會深入考慮引入新的專營權模式,專營權由公司承辦,希望解決的士服務參差情況。

的士服務質素一直惹人詬病,但今日的士面對服務質素參差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政府停發牌照,加上點對點交通服務被壟斷,令現時的士在無競爭下,服務水平一直下降,甚至出現拒載、濫收車資等問題。即使引入優質的士,問題照樣持續,連運房局局長張炳良文件中也說只略談發牌制度。根本性的發牌問題一日未解決,的士服務恐怕難以改善。事實上,今日的士在面對供不應求的情況下,若牌照數目仍然維持,又有一批車主轉投計劃,市民最終被迫接受的只會是更昂貴的的士服務。此計劃可以說只是巧立名目地保障既得利益者。

再者,市民渴望的並不是以更高價錢換取較高質的服務,而是今日的士服務能得以改善,維持市民基本及合理的乘搭要求。但政府在引入優質的士時,卻承認需要訂立一個較高的車費以維持他們的服務。這樣一來,這只是加入一個新的「價格」選項,而非解決現時的士服務問題,更加讓非優質的士「攞正牌」,繼續維持較低質的服務。

其實要追求高質服務,用家可選擇「uber」流動電召車服務,既能滿足要求高質素的乘客,亦能引入競爭,迫使的士改善服務。但政府對此卻多番阻撓,另一方面又堆出所謂優質的士,「只准州官放火 不準百姓點燈」的行為,似乎只是在保護既得利益,漠視市民利益而已。

文:黃曉敬

Comments (1)

  1. Avatar
    HUNG SUM YEE SANDY

    引入優質的士並不是改善的士服務的好方法。

    現時的士服務質素低,首先是因為沒有新競爭。政府自1998年開始停止發牌,牌照數目維持約18000個。現職的的士司機及的士行在面對沒有競爭的情況工作、營運,「長做長有」,自然可以大安旨意,亦無須以服務質素去爭取乘客。

    另一原因為政府難以嚴管。的士與巴士、港鐵不同,每程服務對象數量有限。當有出現拒載、濫收車資等情況時,若受影響乘客選擇息事寧人,事件便無人知曉。即使有問題衍生,亦較少能夠製造輿論壓力,去迫使業界檢討服務質素或作出改善。
    市民對的士服務有所不滿,可以政府交通投訴組投訴,需要提供車牌號碼或的士司機證上的司機證號碼及司機姓名。但的士司機拒載,往往在短時間內發生,未必有足夠記下相關資料,令乘客欠缺基本資料投訴。再者,部分司機沒有展示的士司機證,無法追討。如日前黃之鋒便在社交平台上載一張照片,指出的士司機沒有在適當位置展示司機證。而根據《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規例》第 51 條,當的士停車候客時,司機須展示證件架上之的士司機證,並讓乘客可以清楚見到及易於閱讀。
    此外,難以證實事件令乘客「有冤無法訴」。例如,兜路是乘搭的士時常見的問題,但難以提出證據作出投訴。

    政府若果透過引入優質的士去改善的士服務質素,只是逃避現實,現有的士服務質素差劣的情況仍然存在。相關部門必須正視問題的根源,從制度、政策上作出改變,從而令的士服務質素得到改善。否則,優質的士同樣欠缺監管,只會淪為貴價的士,而質素不會有所改善。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