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樹友陣編輯推介

黃偉傑|師公杜琪峯:你梗係唔得啦!你得我就死得啦!

「就算我在英國讀完電影,兩條短片在國際間得獎,但在杜琪峯和游乃海這樣級數的人物面前,我可以係零!」

黃偉傑

黃偉傑踏上導演這條路,沿途遇上很多貴人。

那年,他在樹仁讀新傳系。

那天,他在慧翠道拍攝。

那時,容若愚(YYY)老師開車經過看到了他。

那刻,上課前YYY向他招手,問:「細路,你好鍾意拍嘢?」

「係啊,我好鍾意拍嘢!」

「那跟我來吧!」

就這樣,YYY把他帶到了天主教香港教區視聽中心,開始真正的拍攝,接觸燈光、收音。

沒有YYY,他沒有機會去英國倫敦電影學院進修;沒有YYY,沒有第一部短片《變臉》的出現;沒有YYY,也許黃偉傑導演這條路,是另一番風景。

大學期間,他還遇到教新聞攝影的伍振榮老師,教電視製作的李漢源老師,以及編劇老師陳方,老師們對他影響很深。尤其知道他喜歡電影,個別地關照。陳方老師送很多電影書給他,YYY和他討論很多電影,慢慢地,讓他邁向電影工業這條路。

邁向電影這條路對黃偉傑而言,是很明確的。那時他在有線電視新聞部實習,做財經記者,但他不喜歡與人溝通,「如果那時有Anti Social Club,我一定是會長!但當時老闆喜歡我把聲,留下了我做兼職,但我想說,讀稿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讀甚麼。」

相比之下,他的另一份兼職是在視聽中心做製作,「我更肯定了:我喜歡製作。」

喜歡「搞機」的他,沉迷菲林攝影,「它的線條、聲音,我很喜歡!沒想要做導演,直到在英國讀電影製作時,做過攝影指導和攝影師。後來有一項目爭取做導演,我做足storyboard,面試時校長、校監、老師等五個坐在我面前,最後我得到做導演的機會。那次,做了三天導演,是我人生最開心的三天。」

就是那三天,他肯定了日後做導演的決心。

別以為很順利,回香港後,他的所有聯繫斷了,因為在英國認識的製片、配樂師,不可能來香港與他合作。

惆悵之際,YYY又出現了。YYY鼓勵他拍片,但礙於沒有錢,沒人收音,他就決定拍默劇。「我自己拍,找了朋友做演員,以川劇的形式,探討人性虛偽,於是《變臉》就出世了。」

△《變臉》奪得第三十一屆JVC東京錄影作品節優秀作品

「在英國讀完書,我一直沒有辦法證明自己,《變臉》得獎後,我發覺,靠影展這條路,可以殺出一條血路。於是,我開始籌備參加鮮浪潮。但要寫什麼題材?記得大學修讀陳方老師編劇課時,對新聞攝影操守最有感覺,寫了一個關於新聞攝影的故事。她跟我說:『黃偉傑,你第時一定要拍出來!』」

陳方老師的那句說話放在他心中很久了。

「時隔八年再拿出來,重寫了兩個月,入選了《鮮浪潮短片競賽2010》,但只有4萬元資助,是不夠拍攝我的劇本,因為有很多大場面,包括跳樓、槍戰、車禍,連當時導師陳慶嘉都質疑:『我很期待你拍成怎麼樣!』」

他又找了YYY籌錢,托賴製片、朋友們大力支持,最後順利完成拍攝。

「寫得出,我就有信心拍得到。幸好杜琪峯監製看了《快門》,可能覺得我這個小朋友有潛質,撿了我到銀河映像,與歐文傑和許學文三人籌備《樹大招風》。」

在銀河映像的五年,他埋頭創作《樹大招風》,「每天都想放棄,太痛苦了。對他們而言,我只是幼稚園學生,要努力升上小學。在銀河映像的創作模式由人物入手,與我在英國所學,以情節為先完全不同。進步不是一時三刻,但我一定全力以赴,因為他們給我們機會,一定要熬下去。」

《樹大招風》取得很好的成績,令黃偉傑成為第三十六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在我的部分,劇本還有很大進步空間,得到金像獎導演,是前輩鼓勵我的入場券。」

今年九月,黃偉傑將會回母校教書,他希望啟蒙同學,就如當初,YYY、陳方老師等,啟蒙了他。

至於他的評分準則,最重要是同學有沒有用心寫,寫得不好很正常,就如杜琪峯先生跟他說:「你梗係唔得啦!你得我就死得啦!」

所以,能在師兄身上學到甚麼,靠同學自己了。

撰文:馬翠怡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