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up欄名人專訪專訪

【人物特寫】被遺忘的綠葉 戴耀明:我不是一個勤力的演員

記者:梁凱琳

牡丹雖好也要綠葉扶持,有「御用傻仔」之稱的他演活無數角色,包括智障人士、小混混、日本軍官等,他更在綜藝節目《Sunday好戲王》中獲頒「騎呢好色王」的獎項。在演藝圈打滾了20年之久未見大紅大紫,但從沒放棄離開,或許也在等待一個上位的機會,他是一位資深綠葉演員—戴耀明 。

從來沒想過會踏上這條演藝道路的戴耀明,第一次接觸戲劇是在中學劇社,因同學抱恙缺席,他「做好心」臨時頂替,飾演一個沒有對白的「掃街」。其後劇照被刊登在某報刊上,他很享受在媒體曝光的那種「虛榮感」,自始參與不同話劇並投考訓練班。

「剛入行的我很容易開口便得罪人,當時年紀小不懂轉彎抹角,說話很直接。」戴耀明稱,在娛樂圈最重要是學懂做人處事,「試過衝口而出講了一句『你個頭咁亂』而冒犯一些前輩,入行這麼久,經過磨練、碰釘便會知道這行的遊戲規則。」

「演員初人行最緊要面皮厚,周圍與人『吹水』。」眼看現今的演員入行已面面俱圓,在各方面都很積極進取,戴耀明卻感歎,時下的新人缺少了個人風格,「雖然上一代的演員教育水平不高,但非常有個性,例如周潤發有自己的一套演繹方法。」他指,即使拍攝的科技先進,鏡頭畫面都有很大的進步,反而演員的種類卻愈來愈少,「現在很難再找到第二個大傻哥(成奎安)或黃光亮這些有性格的演員。」

綠葉也要用心演

入行已20年,稱得上是一位資深的綠葉演員,戴耀明慨歎香港觀眾對「男一女一」有既定的印象,心裏總是有一個小生的外貌標準,大多主角都是帥哥美女。「於韓國、一些歐美國家,綠葉演員也可『擔大旗』,例如『人在囧途』的主角也是由綠葉演員出身。」他黯然地說:「天時地利人和也當然重要,王祖藍這樣成功也是最好的例子證明,非『靚仔靚女』也可做主角。」

「我會形容自己是一個小混混。」戴耀明邊說邊裝出蠱惑的眼神,演過不同的角色,除了被定型為「御用傻仔」,他說最擅長的是演「小邪牌」,例如在《來自喵喵星的你》飾演「四腳蛇」,不是作奸犯科的大壞蛋,而是專搞小破壞的「古惑仔」。雖然入行多年已被觀眾、監製定型,戴耀明也會在每一個角色花點心思,演出不一樣的「傻仔」。「我喜歡以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作參考,觀察他們的神情和說話的語調,拿捏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徵,如觀塘有『傻仔甲』,在深水埗則有『傻仔乙』,『傻仔』也有分很多種,希望觀眾不會嫌悶。」

戴耀明坦言,自己不是一個勤力的演員,他說喜歡新事物,突破一切常規和限制。「好像在古裝劇中飾演皇帝,你也不肯定古代人那時候說話的語氣,可能他們也像我們現時那麼casual(隨意)。」戴耀明指,嘗試新的演繹方式會有機會遭監製反對,但他認為藝術這件事很主觀,會與幕後團隊商量並盡量爭取,但決定權始終在監製手上。戴耀明於《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飾演日本軍官,令人刮目相看,原來也是努力爭取的成果。「當時我主動向監製李添勝提出以日文唸對白,不論最終結果如何,起碼曾經嘗試過,最後向山達也此角色獲得關注,予我很大成功感。」

難免失意沮喪時

初入行的幾年,戴耀明的家人朋友曾勸喻他放棄演員這份工作,「趁後生轉行」,但他漸漸發覺很難再走出這個圈子,因為重新投入社會並不容易。無何否認的是,演員這份職業為他開啟了不少「方便之門」,「小至『買菜搭棵蔥』,大至搞小生意」,有時候都會希望利用自己的知名度,發展其他不同的事業。戴耀明直言公司不能令他賺大錢,但至少提供一個平台增加他的曝光率,令他有機會到內地參與商演、擔任剪綵活動司儀等。

當問及渡過低潮期時會否想放棄,戴耀明笑言「從來未有高潮過」,他指曾感到沮喪失意,例如與自己的舊同學比較「紅簿仔」的時候,難免會想向現實低頭,放棄做演員,但這些念頭都是一閃即逝,沒有勇氣去實際行動。「我已經不是十八廿二,不能這麼瀟灑和衝動,辭職的話要將很多客觀因素計算在內,所以只好接受現實。」

「當有一天沒有人需要我,我才會放棄演藝事業。」戴耀明沒有想過會拍劇至甚麼時候,希望能夠一直演下去。「這份工作不是朝九晚五,一星期只需要到電視城兩三天,適應了這個時間表便很難改變,我享受它給我的自由度。」鏡頭背後的戴耀明,喜歡投資、打網球,更享受旅行的每一個經歷。「有時候我把到內地工作都當作旅行,人生匆匆幾十年,沒可能環遊世界,我們的眼光很狹窄,常常停留在香港這個小小的地方,我很想去地球的另一邊見識不同的人和事。」

不為人知的一面

鏡頭前的戴耀明給人搞笑、灰諧的印象,原來他認為獨處的時候才是真正的自己。「其他人覺得自己喜歡熱鬧,但其實我不太喜愛多人的地方,很享受私人空間,有時我會無目的地『遊巴士河』,坐在上層最後一排,聽著『Walkman』(音樂播放器),呢一刻感覺到最真正的自己。」

談到最想演的角色,戴耀明笑言渴望正正經經拍一場談戀愛的戲,「通常我只會在戲內破壞他人的關係,從來未認真與女生談情說愛過,我期待可以參與一套愛情小品。」當然作為演員,也希望能在電視台的頒獎禮獲獎,一嘗最佳男配角的滋味,他也會繼續以「雙雄」(廖偉雄及許紹雄)為目標,做一個令人印象深刻難忘的演員。

「每一套喜劇背後都可能係一套悲劇。」戴耀明引用星爺一句說話指出,成功的喜劇演員許多時候都經歷過無數的失意及辛酸,「人總喜歡幸災樂禍」,做一個稱職的演員就要懂得「講大話」,要感動觀眾就要首先「呃」到他們。說到自己人生面對的悲劇,戴耀明怪責自己未能在父親身前達到一些成就,為他提供一個舒適的生活環境,遺憾自己沒有盡兒子的本分。

About Author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