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介觀影感言觀點

美國人為甚麼會喜歡看《上流寄生族》

韓片《上流寄生族》自上映以來,全球好評如潮,獲獎無數,更是有史之來,首部非英語片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金像獎 (比李安當年的《臥虎藏龍》更上一層樓) 。在美國的票房收入已超過3500萬美元,成為2019年美國票房收入最高的外語電影。一向保守的奧斯卡評委及多中產的美國觀眾為甚麼會喜歡上這部片? 這是很有趣及值得去探討的。

《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圖片來源:The Academy

窮人是否是「寄生蟲」的反思:美國是超級資本主義大國,一直以來標榜著「美國夢」(即是只要經過努力、奮鬥便能在美國獲得更好生活) ,其實這理念基本上是由社會上層精英階級建構出來的意識形態,來推動下層生產的動力。而富人納重稅去幫助窮人,是其解決社會矛盾的重要一著 (美國窮人在拿福利時,是會覺得非常理所當然的)。美國在經濟蓬勃時,的確是行之有效的。但當經濟下行時,特別是中產就會越來越有這種想法:「我做得咁辛苦,做勿要我去養你呢班大懶蟲!」而片中的詐騙一家人,千方百計,用了錯的方法去尋找工作機會,但以勞力去換取生活的目的卻是正確的。對現今的美國人來說,這是否會是一個更加公平的理念呢? 一個資本主義的福利強國如美國,最終會否發展到這種狀況呢? 本片詐騙一家人的行為與目的,是一個有趣的談論案例。

《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與男主角宋康昊/圖片來源:The Academy

美國中產觀眾的雙重視角:從全片的結構來看,主軸點全都是以詐騙一家人的角度,來述說故事。但從美國中產觀眾來說, 富人家庭的生活面貌、條件,對他們來說,可能會有更大的代入感。而劇本的設計,並不是去描述一個「下流人做上流夢,上流人做下流事」的老土故事。其實富人夫婦基本上都是正直、處事公平的人,他們更像美國的中產。這是會讓他們看此片時帶來新鮮的雙重視角觀點。片中用了半地下室外的醉漢、高兩層的馬桶、用鄰居的WiFi、做pizza盒及窮人父親身上的氣味,建立了美國觀眾較少接觸的貧窮符號象徵。這個雙重視角讓美國觀眾,更細膩、更貼身地感受到潛藏在兩階層的真實狀況。

糅合商業劇情片的格局、驚喜幽默的創新、探討社會問題的類型:近年荷里活電影的大製作,多傾向於甚缺人情味的機械動畫英雄片,類似上面提及的類型及像《阿甘正傳》的片種是不多的。縱使本片的結尾都是暗淡、灰色的 (刀傷的意外、家裡的淹水、兒子幻想買豪宅等) ,但我相信大多數的觀眾可以在輕鬆、舒懷地看電影的同時,又會大致明白導演的影射及寓意,讓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有更多的想法與反思,這是做就一部傑出電影的重要原素。

感想:南韓電影的蓬勃發展,是一代人打造出來的成果。以此片為例,其獨特的風格已經不再規限於傳統的電影類別;而成為獨樹一幟的「韓國式」說故事類型,更引起了不同國藉、人文背景觀眾的共鳴。香港電影,努力! 你也是可以的。

梁啓業
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Comments (2)

  1. Avatar
    185077 CHOY, LAI HANG VINCENT

    韓國電影打入奧斯卡十分罕有,韓國電影雖然不及荷里活有超凡的特技和演員,但勝在劇本貼地,刺激且創新,憑著札實的根基嬴得觀眾青睞。

  2. Avatar
    185034 Kwok Pui Tsan

    《上流寄生族》帶出一個問題:同一社區為何總要比較誰更優越?希望電影能告訴這些人,內心的醜惡比外表、家境的不足更令人討厭。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