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閃新聞社會新聞編輯推介

社運形式與時並進 「光復」本心未變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起軒然大波,在六月猶如星星之火燎原,更一度引發破紀錄的二百萬人遊行「反送中」。踏入七月,向來只針對地區議題的「光復運動」再度活躍,先有3500人在首個周末遊行「光復屯門公園」,接緊的星期六將有「光復上水」遊行。同樣是上街抗爭,到底在「反送中」背景下發生的「光復運動」,行動定位又有何影響?

採訪:曾藹豪 李宇婷


北區水貨客關注組
召集人梁金成
堅持「光復上水」多年,早在2013年開始,關注組每隔大約半年統計上水區內以中國個人遊旅客為主要服務對象的店鋪數量,並發布區內水貨走私店統計報告。梁金成表示:「相信市民對水貨客都好憤怒。」他強調有必要以行動告訴政府上水市民的訴求,但今年關注組的角色不是主力而是受市民委託協助。

在「反送中」的熱潮下,有市民擔心或反問「光復運動」的目標與訴求開始出現混亂,梁金成認為「光復上水」的定位由始至終都沒有改變,至今仍然是主力針對嚴重的北區水貨客問題。

人稱「金金」的梁金成強調,水貨客令北區的交通及居住環境十分擠逼,絕對不適合市民居住。「光復」二字在「金金」的眼中,意指一個地方淪陷了,要令該地重現昔日的光彩,而「光復上水」就是希望上水能回復以前的寧靜,重新變回一個適合居住的地方。

梁金成以「光復屯門公園」為例,指現時「光復運動」仍舊關注地區議題,屯門公園需要「光復」因為「內地大媽」在公園的自娛區賣唱影響居民生活,但食環署似乎執法不力;而「光復上水」的行動方向亦是一樣,希望促請政府正視和盡快解決「水貨客」出入擾民的問題。

「光復上水」不一定暴力

七月首個星期日,港島區以外首次有大型「反送中」遊行,示威者由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前往西九龍高鐵站。遊行由網民發起,發起人劉穎匡建議遊行人士向自由行旅客解說香港現況。

「向外推廣」的示威手法對上水人而言並不陌生,梁金成指近年上水的反水貨客運動,曾經有不少市民參與文宣工作,例如向內地人派傳單,希望水貨客守秩序。他謂自己亦有親自落場,勸喻水貨客不要再做水貨客,並強調「光復」不一定暴力,可以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

早在2016年5月1日已有「光復上水」行動,由北區水貨客關注組、香港民族陣綫等組織在網上發起,抗議水貨客問題及「一簽多行」改為「一周一行」,但因起步前爆發衝突,梁金成決定取消遊行。事隔三年,七月中再現「光復上水」遊行,梁金成指互聯網仍擔當重要的角色,只是工具由往年靠電腦,變成現時以手機為主。

梁金成回憶多年前發起「光復上水」宣傳時只靠網上論壇,例如高登,但現時網民自發遊行示威活動利用社交平台如 Instagram、Telegram,動員過程更靈活湊效,市民輕易掌握活動的情況,隨時隨地參與社運。

梁金成認為,網絡平台對遊行示威的方向有更大影響力,市民支持「無大台社運」絕非壞事,「可以向抗爭者提供方向,引出新的 Idea (意念) 是好事!」

「大台」不再  感慨青年變抗爭骨幹

民陣在6月9日舉行「反送中」遊行,有103萬人參與,6月16日的遊行增至200萬人參加,「七一遊行」亦錄得55萬人。社會運動從前主要由政黨團體主導,演變至近期由「網民自發」或經社區組織協助向警方申請遊行「不反對通知書」,即「有大台變無大台」。

同樣贊成政府全面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梁金成表示,近期許多遊行活動都由年輕人撐起,無論是六月開始在金鐘出現的「野餐」和佔領示威,還是近日各區建立的「連儂牆」,背後都由年輕人擔任「搞手」。

「多咗,(年輕人)真係多咗。」梁金成感慨。他指青年的呼聲在社會上嶄露頭角,已成功接捧變成社運骨幹,但預計群眾經歷一段長時間「無大台」,可能重新需要領袖,為社運動提供新方向。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