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專訪小品文章

橋底下仍見曙光

【人物訪問】

齷齪的窄巷,滿布垃圾、雜物,充斥著陣陣難聞的異味,常人皆避之則吉……

露宿者受盡白眼 

一提及露宿者,一般人都會聯想起類似的答案。露宿者尤如與鬼神劃上等號,先不說關顧,最好連眼神也不要對上,眼不見為淨。然而,看不見並不等於問題不存在。2014年初,城市大學聯同多個非政府組織,進行了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調查發現至少有1,414名無家者露宿街頭或入住臨時收容中心。「看不見」的人數絕對遠超於調查結果,他們每晚席地而睡、餐風飲露,甚至連基本的生活都沒有保障。

陳國基就是其中的一員。他住在深水埗橋底,與弟弟陳國昌相依為命。基哥皮膚黝黑,雖然人到中年,但有著一副結實的身軀,看上去年輕十年。不過,單憑肉眼,我們不能知道基哥有著一個與眾不同的人生。

英雄主義 表面風光

於木屋區長大的基哥,品流複雜,年少時加入黑社會,恃著人多勢眾,到處欺凌生事。本著「巴閉、英雄主義、疊馬」的優勢,過了好一段日子,雖然做事有違良心,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合群就只換來被杯葛的下場。受損友的唆擺,加上好勝心作祟,十多歲的基哥已慣用武力解決問題,更染上吸煙、吸毒的惡習。以當時的收入,基哥根本無法支付昂貴的毒品,加上毒癮越發增加,每天都要服食三至四次。最終,他不敵毒癮,招搖撞騙,壞事做盡,更賠上自己的前途,被捕入牢。

基哥憶述自己學壞時,身邊好友都有勸他,有的更向他傳福音。他對基督教有所認識,但沒有想過相信。「邊個國家強就邊個威!如果個個都信基督教,就世界和平啦!」基哥的言詞,流露出不信基督教的堅持。面對朋友盛意拳拳的邀請,他嘗試返教會,但都只本著「攞著數」的心態,甚至覺得他們的愛是虛偽的。當時基哥最強烈的心態-能夠信賴的就只有自己。

不過,基督教與基哥卻結下不解之緣。

一個怪夢 改變一生

2013年,一次意外,基哥弄傷頸部,起初以為是皮外傷,沒有理會。豈料,傷口越來越痛,甚至痛得不能抬頭。他到明愛醫院求醫,才發現頸骨壞死,必須做一個大手術,將一塊股骨移植至頸部代替已壞死的頸骨。手術成功,基哥昏迷了三日,在半夢半醒間,他作了一個影響一生的怪夢。

基哥夢見自己走在死亡邊緣,身體被拖拉著,一邊是魔鬼,一邊是天使,兩邊爭持不下,就這樣漸漸醒來。醒來時,他自以為已不在人世,怎料仍然生還,但經歷了大手術,基哥需在床上休養半年。這半年動彈不得,他藉此不斷思考那個夢境的意思,又反思生命的真義。

由於頸部有很多神經線壓著傷口,醫生亦無計可施,又指基哥難以痊癒,走路也成問題,病情沒有惡化已經很好。一向好動的基哥得悉自己病情嚴重,心裡一沉,無法接受現實。躺在病床,行動不便之餘,連日常的生理需要都不能自行解決,基哥亦曾因此想過自殺。萌生自殺念頭之際,基哥回想起昏迷時的夢,再次思考生存的意義。

愛與溫暖 打動基哥

在基哥失落的時候,幸得一班弟兄姊妹的關懷,特別是同心圓水深火熱行動的陳尚義弟兄的鼓勵,當他知道基哥的處境及那個怪夢,就堅信是神的恩典及安排,令基哥得以存活。經過好一段日子,基哥被他們的愛與溫暖打動,亦發現上帝的恩典一直沒有離開他,只是自己沒有接受。

出院後,基哥漸漸康復,日常生活也不成問題。他對信仰的追求亦日益增加,跟隨林國璋牧師返教會、上洗禮班、準備見證,更於十二月十四日受浸,立志成為一個基督徒。

由昔日只相信自己的英雄主義者,到今日深信上帝會安排道路的基督徒。塞翁失馬,基哥因病得以反思人生,明白很多事情不能盡如人意,唯有靠神,才能得著平安。縱使基哥生活艱苦,三餐未必溫飽,亦不知何時方能上樓,但在言談之中,仍能感受到一份不能言喻的平安及滿足,大概就是基督徒的氣質。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