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永遠的懷念

校長,放心吧!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日凌晨,鍾期榮校長遽然長逝。翌日,有記者問我這老學生,知否鍾校長有何遺願?

我說,校長的遺願是樹仁辦得更好,學生活得更好。

樹仁從來就是校長的心血,學生是校長的命根。無論是跑馬地成和道的樹仁書院還是灣仔萬茂里的樹仁學院,以至今日寶馬山上的樹仁大學,校舍的每寸地板,都有校長的足印,以至於在這些地方的空氣裏,永遠縈懷校長對學校、對學生的關愛之情。

成和道的歲月,多少同學埋怨校舍小、設備差,自怨自艾得沒人把大家看扁,已自卑得抬不起頭;只有校長每天站在校門,瘦小的身軀挺腰、昂頭,不斷鼓勵同學努力、爭氣。那時任憑怎說,都沒人相信他們會看到樹仁成為大學,有的只道這是痴人說夢,暗嘲異想天開。

校長在她有生之年,把痴人的夢變成真,把天開的異想化成不爭的事實;這不是個傳奇,這是天道酬勤、精誠所至。

校長逝世的翌日,我探望了九十五歲的校監胡鴻烈,他沉跌於哀傷失神中。

我告訴他,校長沒有捨我們而去,她只是在另一個地方更無所不在地繼儥關愛樹仁、關愛她的學生、也關愛校監。校長去的那地方,早有學生在等,那地方將來我也會去。到了那邊,我會去找校長,再次辦理入學手續,繼續做她的學生。

校監聽,笑了!

校長,在成和道時,我常盜用你的名義,向教務長黃志涵先生說,你已批准了我「走堂」。那天,我故態復萌,又一次盜用你的名義向胡鴻烈校監說:「校長要你珍重自己,要吃得好、睡得好,好好生活,我們都要聽校長話。」

校長,校監答應了,他是聽話的,放心吧!

/呂家明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