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人‧語

廢青變明星 星級髮型師Kelvin Koo 坎坷過後有出頭

 

【文字版】

現今社會,讀書不成、經常身無分文的年輕人,往往被人稱為「廢青」。然而一旦被標籤為廢青,就代表一世都是廢青?Kelvin Koo,一名專業的星級髮型師兼髮廊老闆,用34年的努力去證明,「脫廢」之路縱使荊棘滿途,但只要努力不懈,把握機會,懂得選擇,廢青都有出頭天。

自言一讀書就想睡覺的Kelvin,讀到中二就走出社會工作。Kelvin憶述,當時家庭環境差,一家人蝸居於一間小屋,自己只分配到一張梳化為臨時床鋪,一年只能去一次理髮店剪髮。於是,他15歲就決定輟學,去髮廊當學徒,小小腦袋只有簡單的理由,就是為了可以免費剪頭髮和包食宿,離開那個擠迫的家。

不同時代的年輕人,想法大同小異,Kelvin當初離開家庭,以為可以盡情享受自由,但現實卻總是十分殘酷。Kelvin坦言,當時經常因為工資低而要捱餓。後來發現幫人客洗頭有額外小費收入,他就開始努力練習洗頭技術。在老闆沒空理他,師兄弟不想有人搶飯碗而選擇不教的情況下,他唯有自己慢慢摸索,怎樣洗才會令客人舒服滿意,賺取小費幫補生活費。

窮到夾錢買福麵頂肚

命運往往因為一個小小的抉擇而完全改變。做助理幾年後,Kelvin終於有機會升為師傅,然而他卻放棄這個機會,選擇去行內名店繼續做學徒。由於學歷太低,第一天上班不懂得用英文填寫入職履歷表,洗頭時也不懂用英文問外籍客人感受。他當時基本工資只有800元,扣除600元租金,所餘無幾,更試過窮到要同師妹「夾錢」買「福麵」來「頂肚」,「每日要計住要搵到中、晚飯錢,還有翌日早餐錢,搵唔到就無早餐食。」

為生計,一向與書無緣的他選擇到夜校學英文會話。「我同阿Sir講自己做邊行,剩係學咗啲舒唔舒服,夠唔夠力的英文會話,練熟就返公司用,點知啲客人以為我真係識講,開始同我傾偈,咁我又變返yeah yeah yeah同傻笑點頭。」當年只懂yeah的Kelvin,現時已可以登上世界舞台,與來自各地的髮型界精英在髮型展上交流獻技,可見他並沒有因為懂得說「舒不舒服」而停下腳步。

打工十年後,年僅28歲的Kelvin 與一位同事,決定大著膽子開自己的店。他問媽媽和姐姐借錢,幾經艱難最終成功開舖,但該位同事忽然退出,更在外面抹黑自己,慶幸由他招聘回來的髮型師都相當團結,紛紛表示支持,最後在另一位同事入股下,逃過結業危機。Kelvin表示,這件事是他投身社會工作後,第一次和最令他不知所措的難關。

欠缺破釜沉舟精神

由800元月薪的髮型學徒去到逾2000元剪一個髮的星級髮型師,Kelvin在途上遇到不少困難與挫折,但最終他選擇堅持與不斷學習,在髮型創作這條路上走下去。Kelvin以過來人的身份表示,現時有部分年輕人遇到少少考驗就放棄,可能是父母的責任。「年輕人有父母做後盾,失敗可以回到父母身邊,造成他們的脆弱與依賴。而由早到晚工作的父母為補償子女,選擇以物質方式取悅佢哋,形成年輕人對金錢與物質錯誤的價值觀。以前的香港人靠自己奮鬥得到自己想要的事物,現時的父母卻讓子女有了甚麼也很易得到的概念,令這一代少了破釜沉舟的精神。」

貧窮、讀書不成等因素,或會令年輕人成為一時的廢青,但最重要的是,你甘心做一世廢青還是想和Kelvin一樣,即使讀書差人工低,仍然勇敢向理想邁進,堅持走自己想走的路?

撰文:張雅琳

Comments (2)

  1. Avatar

    一個很勵志的故事。由一個百無所事、甚至被人稱廢青的香港人,由底做起,不怕辛苦,發揮香港人的獅子山下精神,是現今青少年很值得去學習的態度。

  2. Avatar
    馬翠怡 MA CHUI YI

    有一種成功,叫有備而來。
    「廢青」這詞,筆者認為帶點侮辱性。一個人,有手有腳,還懂得呼吸,可自食其力,稱之為「廢」,辱之!
    人生路漫漫,有人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有人大器晚成,少年不得志。
    讀書不成,輟學當髮型屋學徒,一路走來,苦過、餓過、累過,34年,Kevin Koo現時是一名明星髮型師,名成利就,不代表不用繼續努力,因為人生路,仍要走。
    成功不能複製,不放棄,增值自己,機會來了,你才有能耐取得它。
    知恥近乎勇,別人怎麼評價無傷大雅,滿途荊棘,跌得一身傷都不要緊,站起來再來過。若自己不努力,那「廢青」你絕對當擔得起!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