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編輯推介

報章社評節錄8.30

《蘋果日報》

極限施壓 中共畫虎不成反類犬

中共港共的武嚇屢屢踢到鐵板,文攻則連下數城,威逼各大地產商撐林鄭撐克警之際,更攻克國泰、港鐵,掀起白色恐怖。中共官媒同時展開文革式的批鬥,點名批判「四人幫」反中亂港,批判港鐵開專列護送暴徒,批判教協煽動罷課。如此戴高帽批鬥,只是文革作風,你認真就輸了,偏偏一些官員、機構當聖旨執行,又有些本港報章、網媒轉載跟進,正是中了中共文攻之奸計。

中共在中美貿易戰中吃盡特朗普極限施壓的苦頭,如今東施效顰,向香港極限施壓,但脫離民意、輕視民意的腐朽官僚體制,怎能明白香港年輕一代的勇氣與智慧?中共對特朗普極限施壓的反應──施壓不負責任、中方不會屈從、必然反制,這些石頭如今不正是砸在自己腳上嗎?

《東方日報》

亂而取之大智慧 重奪治權擒禍首(下)

老虎不發火就會被當成病貓。中央必須拿出民族大義的威風,依法重判漢奸走狗,將他們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當禍首被除,資金鏈被斬,整場政治暴亂就只有偃旗息鼓一途。蛇無頭而不行,五年前佔中就是很好的例子,戴耀廷等主要搞手在佔中爆發約兩個月後自首,整場鬧劇頓失方向,結果佔領之亂很快就無疾而終。今次也是一樣,當示威者失去背後金主支援,反對派失去總指揮,上街人數肯定即時大減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彈盡糧絕,師老兵疲,無以為繼,還可以鬧出甚麼花樣?

《明報》

抵制起底欺凌 不要「仇恨學園」

網上「起底」本質就是一種欺凌,企圖令別人惶惶不可終日、飽受精神折磨,甚至試圖煽動他人加諸身體傷害,是卑污可恥手段;「起底」氛圍瀰漫,還會帶來「噤聲」效果,侵害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令其他人不敢多言又或見義勇為,以免成為「起底」攻擊對象。不管受害人政治取向或身分,社會都應該一視同仁,堅決向「起底」行為嚴正說「不」,任何情節嚴重的個案,必須繩之於法,遏阻當下歪風。

《星島日報》

勿剝奪學生正常學習權利

泛民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以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身分,對學生罷課,只言尊重,否認教協有發動或推動,但不排除在社會形勢急轉直下時發起教師罷課,而有個別教師已表示有意罷教來支持學生的罷課行動。由此可見,開學後很可能有教師欲「以身作則」鼓動學生罷課,校方與教育局必須正視,並採取適當行動阻止,以確保學生可以正常上課。

至於參與罷課的學生,學校可秉照教育專業妥善處理,教師則應謹守崗位,令學校如常運作。相信大部分學生和家長,都希望校園能夠提供正常學習,他們的權利不應該因為某些組織和個別教師的政治立場而被剝奪。

《經濟日報》

美擬發超長債 勢拉低環球投資回報

美國是最有條件發行超長債的國家,即使財赤再高,投資者都不虞美國破產,而奧地利超長債的成功,更成了重要誘因。由於美債是全球投資產品回報的指標,一旦美國發行超長債,全球投資回報都會被拉低。惟超長債低回報並不代表低風險,因市場深信未來利率持續走低,一旦利率不跌反升,超長債債價虧損將會不成比例地高,投資者須小心箇中風險。

《信報》

罷工罷課不可取 解決問題該理性

學生當然有權表達訴求,但始終應該遵從和平理性的原則,有需要的時候尋求家長和校方指引,不管站在哪一個立場,尊重不同意見是不可或缺的民主精神。罷課不可取的原因是把學生置於充滿傾向性的對立面,破壞校園和諧,同學與同學之間亦可能產生摩擦。

罷工同樣是不可取的行為,畢竟社會氣氛已經高度緊張了,各行各業的正常運作逐漸受到衝擊,特別是旅遊業及零售業由於外國發出警示而步入寒冬,樓市也恐怕快將響起警號,罷工無異於火上澆油。此時此刻正值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香港經濟無可避免遭受池魚之殃,利用罷工來抗議政府,就好比以自殘的方法來迫使別人就範。若然罷工導致疲弱的經濟進一步惡劣,砸碎了打工仔的飯碗,徒然把抗爭者的同情分拉低。

《大公報》

審時度勢禁遊行 除暴安良更何待

警方的職責就是除暴安良,當暴力升級,鎮暴武力也應提升。別看亂港勢力氣勢洶洶,其實那些恐怖分子打扮的黑衣暴徒數量有限,不過三數千人,其中已有約九百人被捕,堪稱強弩之末。暴徒狂妄地叫囂今次是“決戰”,企圖盡地一煲,警方只要部署妥當,必能予以沈重的打擊,我們期待這是警方大勝的一戰,讓香港社會重新回到法治的軌道。

《文匯報》

反暴力才能救經濟保飯碗

暴力衝擊傷害經濟,打爛飯碗,市民不能再沉默,是時候挺身而出,發出反暴力、救經濟的怒吼。近期數百位的士司機車身貼海報、懸掛五星紅旗,在全港主幹道巡遊,表達「守護香港、風雨同舟」的心聲,傳遞反暴力的聲音。廣大市民應凝聚起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強大民意,讓香港重回發展經濟民生正軌,走出經濟低谷,保住自己的飯碗。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南華早報》

At tipping point, it is time for those who love the city to unite

While the onus is still on government to come up with a political solution, protesters should perhaps also reconsider how best to pursue their causes and avert the worst-case scenario. At stake is Hong Kong’ s stability and prosperity. Concerted efforts must be made to bring this dark chapter of Hong Kong history to an end.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