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樹友陣編輯推介

何戎笙|經歷兩電視台倒閉 潛入劉霞屋苑被捉

三年遭逢兩次巨變,他,仍堅信柳暗花明又一村。

2007年在無綫新聞部實習,其後留在外電組兼職了9個月的何戎笙,「我不可以坐定定,我那時很想做旅遊記者,寄了很多信到旅遊雜誌,也有《信報》副刊,但全沒回音,最後有人穿針引線,進入香港新聞台做記者,誤打誤撞,又試做主播。」

第一份工作,就這樣開始了。

「家人教我有機會就試,第一份工人工低、又辛苦,我都有過怨氣,但沒有以前的辛苦,我不會有今天,所以心態很重要。剛出來工作,不要斤斤計較,那時我知道自己長處是跑得快、講得幾句、喜愛表達自己、又八卦,很適合做記者,這是性格使然吧。」

在香港新聞台時,很多時要「一腳踢」,包括寫稿、拍攝、剪輯。十年前,何戎笙就已經用手機拍新聞,不過那是「Nokia」!

「那時由東莞到北京都要去,記得有一次在深圳華強北,做一單盜版軟件的新聞,我將部『Nokia』放在衫袋偷拍,但那時有些攝影師有微言,因為用手機拍他們便少了工作,但十年後,每個人都用手機影。在內地跑新聞比較有趣,因為沒有規矩可言,很多小宇宙可以發揮。」

不過,不是每次都能把小宇宙發揮得好的。當年他到劉霞家樓下採訪,發生的事情令香港同事和老闆極之擔憂!

「通常我會早1個小時到達採訪現場,那天1點我就到劉霞屋苑,但站在外面影不到什麼畫面,於是我叫攝影師在門口等,自己想辦法潛進去。幸運的是我記得有一本雜誌《陽光時務週刊》,有一期講解劉霞樓下公安的排陣,以及住在哪裡,最後我在商場找到入口進入屋苑。」

成功進入屋苑,也找到劉霞住所,因為樓下就有兩位穿軍綠色衣服的男士,但,「那兩個人向我走來,開始盤問,問我在這做什麼,我說等女朋友,我不記得我說401還是501棟,剛好有人從那棟樓下來,又恰巧是我說的那個單位,但對方沒有拆穿我。」

一心想做獨家,但人已就擒,何戎笙被帶到一間房,待了3至4小時,在手機沒電前傳了一張照片給香港的同事,但他沒意識到,香港的同事是多麼擔心,因為劉霞屋苑外的香港記者被襲擊,何戎笙隨時都可以被扣留或者毆打。

「我在房內和他們『吹水』,最後他們用電動單車送我走,我坐在後座,安安全全地離開了。當然,我被老闆罵到『七彩』!現在回想,的確很危險,那時不明白為什麼老闆要罵我,現在自己做管理層後就發現他是對的。」

2013年的某天,何戎笙在巴士上收到公司要裁員的新聞,因為香港電視之免費電視服務牌照申請不被接納。

事出突然,何去何從?

「心要定,我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除非世界末日,走到盡頭,怎麼柳暗花明呢?人要轉、腳要動。幸運地,經朋友幫忙加入了亞視。或許是時代選中了我,那時做主播需要一定年資,但我有做主播的經驗,很快投入工作狀態。」

在亞視最後的一段日子,員工少的情況下,新聞部依舊要運作,何戎笙又要寫稿、跟剪、拍cast(新聞菜單)、報新聞,在短時間完成一大堆工作,又不能出錯,「時間管理很重要,夜間新聞只有兩個人在公司,有時打完稿,還有三分鐘,立馬跑進主播台預備,一秒都不能延誤。」

很快地,第二次巨變降臨了:亞視倒閉。

「在最後一晚,我問:為什麼又是我?」

但何戎笙沒有心灰意冷,反而兩次苦難令他的人生觀改變了,至少,這麼寶貴又難忘的事情,在他身上發生過,死而無憾。「幸運的是,每個難關有人幫,所以平時與人保持良好關係,互相尊重,有困難時對方可能會幫你。」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撰文:馬翠怡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