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小品文章生活文藝欄

企業巨人華麗轉身

Microsoft上周(7月20日)公布業績,遠勝市場預期,公司股價升約1%。公司上財年收入更首次突破1000億美元。公司Q4(六月底三個月)收入按年增長17%至300.9億美元;純利88億美元,按年升近10%;每股盈利1.13美元,勝於市場預期1.08美元。一家公司發展至備受認同的成功企業,固然不容易。但一家已發展成熟的公司,甚至已穩坐行業龍頭,旗手若然維持龍頭強勢,同樣不容易。若然公司一旦從高處陷入迷失,甚至夕陽邊緣,然其臨危受命者,若擬救其於不倒,除了勇於任事,還必須有著不凡的遠見和求變的精神,否則往往敗局告終。近年如上述之軟件巨人Microsoft,以及藥業頭Pfizer,其讓市場看到巨人翻身之能耐。

Microsoft的股價過去四年上升了三倍。現任CEO Satya Nadella接手Microsoft時,面對著一家看似夕陽的企業,他首先看清公司的過去敗部,一切從敗部開始。Microsoft自2000年以後,一直輕看了互聯網興起對公司之影響,沒有認真把Google等新興公司看在眼內,以其作業系統和Office等產品,以為稱霸市場。但年月日走來,Google不單展示其在新興互聯市場如何呼風喚雨,同時其又面對社交平台市場,Facebook更是表率,但Google從不怠慢,見招拆招,不如Microsoft般,自顧孤芳自賞,毫無危機感。Google面對挑戰,Facebook同樣不斷地面對挑戰,如當時WhatsApp和其後新興手機社交平台。如是,縱使Google之強,亦要不斷地收購以保住市場。Microsoft一直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中成為孤家寡人。

但Microsoft其實也看到手機的OS是何等重要,希望爭取一席。他們一度發展自己的手機作業系統,又收購Nokia。公司從2013年起一直跟Nokia維持合作關係。公司更於2014年購入Nokia設備和服務業務,更把品牌改為「Microsoft Lumia」。可是,Microsoft在手機市場一直無法扭轉乾坤。最終其於2016年以3.5億美元出售Nokia業務予富智康。

Satya Nadella於2014年上任,Microsoft剛收購了Nokia,但他明白這宗交易的意義,但他更看好雲端業務。他曾表示:「The world is about cloud first, mobile first.」但手機和手機作業系統,跟Microsoft在Desktop市場完全不同;否則Intel也不會失去手機晶片市場予高通 (Qualcomm)。高通在手機晶片市場至今無可動搖,至少Intel x86也沒法挑戰高通。高通下一站是5G,5G市場比起4G更具挑戰性。Intel表示,5G晶片是多元市場。Intel重整旗鼓,華為將推出麒麟處理器,高通則嚴陣以待。

手機硬件市場不容易,網上軟件服務也不簡單。Microsoft發展手機之餘,更著力發展雲端業務。同時他一直觀察手機業務,發現無法爭雄之際,便毅然放棄。雲端業務以外,他又回到商業軟件和相關Office的subscription products,以穩定收入。但其最重要的決定還是放下Windows。今天,市場看到Microsoft走對了方向。

Microsoft股價自2014年至今上升了三倍至每股105美元,市值8000億美元。回到科技界第四位,僅次於Apple、Amazon 和 Alphabet。如上述,微軟上周公布最新業績,上季(2018Q2)收入和純利表現遠勝預期,令股價上升了1美元,市值升至超過8200億美元。

另一家跟Microsoft市場處境相若的公司是美國最大藥廠輝瑞(Pfizer)。輝瑞上世紀以替軍方生產藥品物資成為具份量的藥業公司。輝瑞於南北戰爭向北軍提供了大量的藥品。南北戰爭後,輝瑞主要產品是檸檬酸(1934),成為暢銷藥品。輝瑞同時跨出國門,在倫敦設廠生產,踏出跨國第一步。輝瑞其後打入抗生素的生產。第二次世界大戰更給了輝瑞公司又一次發展的機會,輝瑞公司是當時唯一使用發酵技術生產青霉素的企業,不僅產量極大且生產成本非常低,並向美國軍方提供了大量相對廉價的青霉素產品,公司也利用這一機會飛速擴張。

公司於1942年正式上市,每股24.75美元,發行24萬股。到了1943年,公司推出青霉素,為公司藥品表加入一種實力藥品;到了五十年代發展小兒痲痺藥(Salk)。其後數十年,公司沒有停止研發新藥品,Norvasc於九十年代成為全球最暢銷藥物,Norvasc是一種治療高血壓及冠狀動脈疾病的藥物。

但是,公司研究新藥品的步伐未能跟上公司之發展,一種新藥之研發時間長至十年,同時成本以十億美元計,往往令藥企却步。他們改以直接收購藥物實驗室公司,他們往往持有一至兩種新藥之研究項目,若研究到了第三階段,自然找到天使收購,天使如輝瑞等手持現金之公司。九十年代對於輝瑞是十分困難且迷茫的。因為不少暢銷藥物己屆專利期,如降膽固醇藥膽固清(Lipitor),研發跟不上,又面對市場壓力,走來不易。

Ian Read是目前輝瑞CEO。他於八年前上任,當時股價跌去70%,低見逾10美元,如今已重回40美元。Ian Read是不折不扣的輝瑞人,從核數師做起,自1978年至今,一直在輝瑞工作。同時他曾在拉丁美洲工作,對新興市場有深層的認識。

Ian Read上任後,一直對傳統處方藥品和消費藥品分類,焦點推廣消費藥品;同時致力重組藥品研發部門,把藥企回至基本路線,以消費藥品為公司持續帶來現金流,穩住傳統處方藥品,以作新藥融資所需,也為收購項目提供資金所需。消費藥品包括非處成藥、vitamins、個人健康產品,如dietary supplements、pain management、gastrointestinal、respiratory。

Microsoft和輝瑞中興故事,其實也不算新鮮事,IBM早已珠玉在前。當時領軍者Louis V. Gerstner更著書美談這件偉績豐功,書名為《Who Says Elephants Can’t Dance?》。Microsoft這趟華麗轉身跟IBM其實相若,均以找對新亮點業務為重振之主軸。Louis V. Gerstner從1993至2002在任,IBM市值由290億上升至1680億,偉績可見。Louis V. Gerstner最重要決定是停止個人電腦業務,轉向高附加價值服務,同時以「橫向思維」,推動跨區域和跨產業業務,提供企業所需解決方案之業務。當時可謂一項新事物,結果走上中興之路。

創新企業需要野心和前景,但維持企業之發展和地位則需要耐心和遠景。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