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介觀點黃總講堂

【黃總講堂】捉字虱 快些「字」她

月來,喜事重重,已畢業的學生送來的婚宴請帖,一張又一張,接到手軟。日前與一班學生吃小辣椒。甲女生嘆道:「待字閨中無人識,何時得見出頭來。」乙女嘿嘿冷笑:「『出頭』?恨嫁咯?」

我問:「待字閨中何人識?何解?」甲女道:「躲在深閨等人寄情信來呀!」哈哈!才女即是才女。續問:「無人識,何來情信?」諸生一聽,齊指此句不合邏輯,「出頭」也有問題,不如改「出閣」云。

「待字閨中」確指未出嫁。但座中諸生全知「閨中」何解,卻不知「字」何解,以為是「信」、「情信」。不僅諸生有此誤解。古時,某君在一部小說中看到這詞語,不解,問一卜卜齋先生。先生曰:「小姐在閨中等候公子來信也。」某君讀罷全書,迄無公子來信,遂批曰:「待字閨中誰來信?可惜漏筆無人補。」

古之讀書人不懂「字」,今之大學生不識「字」,有何出奇?

「字」,是許嫁、出嫁的意思,《正字通.子部》:「女子許嫁曰字。」其語是可以出嫁了,《三國演義》第七十三回:「其女尚幼,未許字人。」「未許字人」即未可以嫁人。但出嫁與「字」何關?原來古時出嫁的時候,除原名之外,還要長輩表「字」。

甲女生笑道:「你是我長輩,我『字』時,你為我表字。」諸生齊起哄,倶要我「字」她。哈哈!我笑道:「你名字有『穎』字,或可表字『脫』。」丙女說:「不錯、不錯,在眾妹妹中,你定可『脫穎而出』,先嫁人咯。」有男生大聲說:「好一個『脫』字,快脫、快脫!」

諸生齊舉杯,笑鬧中,過一個冷冷的不宜脱的天時。

★黃仲鳴

暨南大學文學博士、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副教授,曾任香港作家協會主席、香港《星島日報》執行總編輯、《東方日報》總編輯、《百家文學雜誌》總編輯、香港《作家》主編,著有《香港三及第文體流變史》、《一個讀者的審查報告》、《閱讀報告》、《不是辭典》、《另類辭典》、《追蹤錯別字》、《不正則鳴》等。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