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接受此事」

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爆料,指97至今中聯辦一直扮演向立法會議員作政治游說的工作,他說中聯辦「沒可能不關注你的選舉,你選舉中選出來的人,自然和中聯辦有一定來往,政策上的取態,他們有些溝通、交流……我想香港人要接受此事」。

特首梁振英昨天回應記者查問時含糊其詞,他說:「就有關香港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和立法會有關的,是由特區政府負責游說及爭取立法會議員的支持的。」他沒有承認或否認中聯辦是否有介入這「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亦重申,立法會的拉票工作,應由特區官員去做,但他又強調「要視乎工作和政策的性質,如果他們(中聯辦)是應該要有角色的話,我覺得他們應該要做;不應該有角色,便不應該做,應該根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安排去做。」譚也沒有承認或否認中聯辦曾否游說議員,他連中聯辦到底扮演什麼「角色」都未能清楚界定,更遑論要澄清中聯辦到底什麼該做與不該做了。而且他言下之意,似乎中聯辦只要有「角色」做事,就可以不用根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安排辦事。

其實連邵善波都知道的事實,特區政府怎可能不知?中聯辦17年來都在做這種事,若有違他們「角色」,特區政府為什麼不向中央投訴?如果特區政府視而不見,是否意味國務院編派給中聯辦的所謂「角色」,根本就可以無限制的變動,特區政府本身的角色和權力反而可以任由宰割?

邵善波勸香港人「要接受此事」,讓人想起已故「愛國」政客鄔維庸的名言:「既然被強姦已是不可避免,為什麼還要抗拒呢?何不趁此機會享受一下?」

《香港評說》 馬偉佛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