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介觀點

「全球停擺14日」 是解決全球疫症問題的最快方法(梁啓業)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各國的政商名人相繼中招,多國醫療系統面臨崩潰,人心惶惶,大家都似乎看不到事件的終結。

簡單想想,如果大家在14日內,甚麼都不做(除吃、拉、睡外),問題其實已解決了9成。如果是全世界的人都能14日內甚麼都不做,那麼這全球疫症問題,也不是可以迅速地解決嗎?

在最基本解決疫症的學術模型(Model)中,首要一定是要在短時間內分隔出帶病毒者出來,不要與健康者有接觸。越早分隔,跟著的麻煩就越少。現在各國處理疫情的最大問題,就是所謂「唔見棺材、唔流眼淚」。所有抗疫的措施都是見步行步的跟著感染情況走(因由感染、病發到確診是有滯後的),這自然會被病毒打得焦頭爛額。

另外一個對付疫症的最大重點是,切勿 「做D唔做D」及有些人做有些人不做。市民對於這種不能徹底解決的問題的狀況、無止境的拖延,是會帶來身心疲累,及對政府的不信任。所以對付疫情的最好方法是以「有主題、有時間限制、知可達到目標」的行動專案(Campaigns)來進行。務求能做到一鼓作氣,每一個人都能在有期望、有激發的氣氛下積極參與。若然過程中間有差錯,這仍是可以檢討因由,迅速進行第2、3波的行動。

當然任何大型行動的成與敗,都是取決於細節及執行力。在集合全球精英,設計及推行一個史無前例的全人類停擺 Campaign(行動專案)的同時,如各項的民生、如何照顧確診者的細節配套問題,都是需要官民合作,互諒互讓去解決的。

「全球停擺14日」 的想法是希望可以使大眾在短時期內,聚焦於某議題上,明白其內容涵意然後有期望地付諸行動。所以大型的宣傳、教育是要鋪天蓋地進行的。為要達到高效的成果,一些要去堵塞漏洞,防止人性醜惡的法例是必須要輔助性訂立的。其實在疫情中,無知、無助、無切實希望是會令社會崩潰的。相反,多去了解、掌握相關知識、明白階段性目標、引起大家的決心去一齊協作行動,是打贏這疫戰的重要關鍵。

梁啓業
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圖片攝影:黃錦瑜)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