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介觀影感言觀點

《第一滴血:終極血戰》:蒼白無力

《第一滴血:終極血戰》(Rambo V: Last Blood)上映,筆者以一種懷舊的心情來欣賞電影。從《第一滴血》 ( First Blood ) (1982)至今,悠悠三十七個年頭,今天再一次看到史泰龍 ( Sylvester Stallone ) ,還是期待的,但已沒有興奮感,卻又看到一襲蒼白無力的暮氣,人生幾許。

美國於八十年代是超級強權,到了九十年代變成單極強權;但911後美國疲態畢露,成為進擊之巨人,瘋狂地進攻中東之恐怖軍團,其強而有力的尖銳兵器,固然震懾,但又沒法疏理中東國家對美國怨恨,伊拉克原是全球第二大產油國,日產二百萬桶,如今不到二百萬桶,經濟和社會一直紛亂,還是美國以為應有此報。到了2007年後之次按風暴,進一步看到美國金融如何不負責任,根本就是真真正正的My dollar your problem 之延伸。從前你的肌肉強韌,但今時不同往日。《第一滴血:終極血戰》似乎充份地看到美國問題所在,電影中的蘭保,徹頭徹尾地表現得蒼白無力。

今天我們談論史泰龍 ( Sylvester Stallone ) ,是否應該從時代意義來說明,同時看作美國社會之變化。史泰龍在電影銀幕上塑造2.5個家傳戶曉的人物,分別是洛奇 ( Rocky ) 和蘭保 ( Rambo ) ;另外還見其於近十年之電影如《The Expendables》(2010)和《Escape Plan》(2013)等,亦塑造了不同的英雄,但他們跟洛奇和蘭保卻有著不同的立體感,至少後者沒有一種時代的反撲力。近年之洛奇和蘭保也不同於數十年前之他和他。洛奇,從前代表美國或者資本主義低下層其內裡的一份永不言敗的精神。至於蘭保,蘭保不僅僅是一個電影角色或者社會縮影,而是代表著美國列根時代的另類代言人,美國已故電影評論大師斯克拉 ( Robert Sklar ) 曾表示 ( 在《Movie made America》一書 ) :蘭保那反共產主義之意識形態,跟列根右翼的勢力不謀而合。蘭保 ( Rambo ) 甚至被稱為「Ronbo」。評論相信蘭保之影響力對九十年代初蘇聯解體和「蘇東波」等運動,縱使談不上一衣帶水,也有著或多或少的關係。電影原來可以成為一種政治工具,可能出於偶然,但在文化上而言,其實是一種真正的軟性的彈頭。

蘭保系列共拍了5集。第一和二集跟越戰有關,但第一集則以美國小鎮 Hope 為基本場景。第二集則以越南為要。《第一滴血第三集》則以阿富汗為要。《第一滴血第四集》變成泰國了。如今《第一滴血第五集》則回到美國農場,加上兩場墨西哥血戰。這段轉變是否可以看到美國社會變化之端倪。從美國小鎮 Hope,到越南和阿富汗,再到泰國,又回到南美洲墨西哥和美國農場。同時,蘭保由失落軍人,變成美國超級戰士,又變成隱士,再變成慈父牛仔,這段變化看似電影情節,但也隱喻著美囼社會一種不平衡的心態,好不細味。

同時,往日蘭保從不失敗,其後蘭保開始面對失敗,但仍然可以完成任務。這一集則不然。電影開場伊始,已表明蘭保沒法再救人,先是兩名遇上山洪意外男女,繼而最終連自己亞女兒也救不了。再者,蘭保可能老了,沒法如第二或第三集,以無敵戰士之雄霸氣勢,一直戰到最後;如今只能智取,沒法力敵。這又是另一個世代了。滄海桑田,時移世換。特別是片尾播放了一組蘭保之往日片段,這三十七的年和月,披星戴月,又見一個人間年頭。朱自清在《歷史的戰鬥中》:「那擁抱過去的人雖不一定蒼白無力,那也不免外強中乾。」

林援森 博士
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影評人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