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介觀影感言

《神探大戰》:善惡的彼岸(林援森)

電影《神探大戰》是韋家輝獨挑大樑的作品,從電影名字而言,看似《神探》之延續,但《神探》說明一種破案之想法,《神探大戰》則意圖詮釋一種善惡的界線;正如電影中一直念念不忘:「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

「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這句出自尼采《善惡的彼岸》。《善惡的彼岸》是尼采晚年作品,其從半生的經歷來說明對一種道德的看法,這就善惡之彼岸。這句中最重要是怪物這個關鍵詞,怪物也同樣地在電影呈現了兩次,也跟電影主角李俊(劉青雲)一衣帶水。其怪物兩次之橫空出現,均跟著李俊來角鬥。或者如上述之引語,李俊跟怪物戰鬥,但李俊從來沒有變成怪物,相反他是獨醒的先行者。

從怪物而言,筆者以為電影可從三組人物或群組來說明,分別是李俊(劉青雲)、方禮信(林峯)、以及復仇聯盟。電影一列少女遇害案件為中心,但案件總是遭栽贓之於無辜者。李俊如上述,一直看透案件,但眾人皆醉,獨醒有幾人。

方禮信則是真正的怪物,這角色之設定而言,他之於怪物變得理所當然,但筆者以為,若怪物如尼采所言:「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那麼必然有著一種成長的因果邏輯,怪物之為怪物,全因怪物所然。如是方禮信成魔之說明,電影腳本乎未夠詳細和說服力,電影僅僅交代方禮信可怕之家庭背景,但他是怪物中之怪物,如是內涵不足也不夠豐富。

至於復仇聯盟,這是重中之重的一組怪物。因為復仇聯盟是具體呈現著,如何「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這一句電影之咒語之互相回應。韋家輝選擇這句作為作品之主題,這組群怪是百分百且充份地回應主題之情節。復仇聯盟在電影以神探來命名,顧名思義,他們才是神探,以為諷刺作為制度上的執法者之警察,但更讓人心寒者卻是復仇聯盟之造主,他才是真正的大怪物。電影對於觀眾而言,關鍵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復仇聯盟則是電影之主題,即怪物之成形之全部過程。《神探大戰》從這一點切入,算是馬到功成了。

電影還有著多點說明以為值得討論之環節,包括神探又是另一種臥底,臥底永遠是本港電影之神隱主題;鞋帶,尾著有關發現怪物之重要線索,很有趣,但為何是鞋帶。陳儀(蔡卓妍)之角色設定十分重要,她是不同怪物之綜合連結者,但從受害人到變成警察,到發現枕邊人原是巨獸,這份心路之變化,寫得不夠。《神探大戰》比之於《神探》,其線性之敘事力是更強的,反之《神探》則呈現著非線性故事線。

另外,電影中常言:「我是警察,一世是警察,警察不能沒有我。」,因為他相信天降大任於斯人。但電影中之現實卻沒有了李俊,他茫然地遭逐出警隊,然而,這卻瘋子的必由之路。行文至此,筆者想著,《神探大戰》以一股狂狷力場來設定。狂狷者,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如果把「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這一句,換成「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會否更見或更近之於綠水清風,更能體會尼采警醒我們小心遠遠凝視之深淵。


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林援森博士
影評人

(筆者提供圖片)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