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介觀影感言

《法蘭西諸事週報》:珠玉在前 仲以為好得意(林援森)

《法蘭西諸事週報》夾著《布達佩斯大酒店》的威名,載譽繼來。可惜,珠玉在前,未見突破,又太刻意,如果用本土語,「仲以為好得意」。康城影展舉行首映,傳聞觀眾起立鼓掌9分鐘,到底所謂何事。首先,劇本其實不簡單,但《布》影子太重了,重如白夜行;珠玉在前,我以為欠了創意。

《法蘭西諸事週報》(The French Dispatch)是Wes Anderson的作品。安德遜(Wes Anderson)似乎已遭神化,甚麼風格導演,前作《癲才家族》(The Royal Tenenbaums)、《小學雞私奔記》(Moonrise Kingdom),以及眼前一亮的《布達佩斯大酒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都是賞心悅目的作品。但今回《法蘭西諸事週報》似乎尾大不掉,舊尾巴太長了。

故事以三組小事件為要,包括第一段獄中天才野獸派畫家Benicio Del Toro;第二段學運;第三段警察局長私房菜。劇本用心把兩種矛盾放大至每個單元之中,第一組以藝術和獄囚;第二組則以學運和記者中立,這段更加入美國元素,理應十分豐富;第三組則是警察局長私房菜,警察、綁架、私房菜,總總切切都在同一組中切入極端元素,以放大劇本的反差動力。其實百般用心,可惜電影效果差強人意。我想有多方面,太刻意於戲劇沖突,反弄得類不成虎;第二同樣的表達手法,早見諸於《布達佩斯大酒店》,太似曾相識。

惟讓人看到亮點者,又是劇本呢,法國視野十分到位。第一組是野獸派,野獸派源起就是花都,野獸派之名又來自記者,啓開第二組之學運,又與記者道德有關;最後學運延伸出警察,但又看到法國自豪之另一種藝術,飲食呢。其實套路十分巧妙,但就是太巧妙,太想表現出與眾不同和層次,反見累贅。

聞說安德遜靈感源以《紐約客》,借此向記者送情書。記者並不浪漫,記者浪漫只此一家,就是麥迪遜之橋(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又甚麼情書,情書只有一個時空,那是1995。人生的每一天無論這是生日或甚麼記念日,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不可以複製的。


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林援森博士
影評人

(新傳網資料圖片)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