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小品文章生活文藝欄觀影感言觀點

《最後的食譜》:舌尖上的中日關係

電影《最後的食譜》(The Last Recipe),故事套路以一位欠債累累的天才廚師為主線,其中透進了一條懸疑的食譜調查線,很好玩。電影拍攝的節奏恰到好處,劇情層層遞進,洋蔥式之敘事效果,味道十足。但最讓人著迷者卻是始料不及的發展和結局,還遠見一段中日關係之隱喻。

《最後的食譜》改編自田中經一系列小說《擁有麒麟之舌的男人》。電影版由瀧田洋二郎執導,二宮和也、西島秀俊、綾野剛、竹野內豐和宮崎葵等擔演。故事以佐佐木充(二宮和也)為中心,他是完美主義者,他經營食店無視現實成本,結果累得一身欠債。他最終淪落為一位最後盛宴的廚師,高收費得讓望之瞠目結舌,但卻可足滿任何人以重嚐失去的味道。

這一天,他收到一張無法拒絶的訂單。他被要求尋回失去《大日本帝國食菜全席》。《大日本帝國食菜全席》傳說中偽滿州國的一道食譜。他打從伊始便質疑這是一個騙局,但卻一步又一步地走進這個「騙局」。然而,騙局中又有一個騙局,因為當年《大日本帝國食菜全席》本身又是一個騙局。詎料還有第三個內藏騙局,因為這場尋譜故事,乃他身邊至愛好友為自己設局,希望重新開始的另一場「騙局」。

「騙局」固然是這個故事的亮點。但是,筆者看畢電影忽然想到一種有趣的看法,日本民間似乎對中日關係想出一種突破性的奇想。無獨有偶,本季日劇《相棒》16季第18集,故事同樣以一位中國母親,兩個異父之中日兄妹為主線,最終日本哥哥為了中國妹妹,甘願犧牲以保護妹妹回國。

這回《最後的食譜》則以更強烈且有趣的方式說明一種中日關係的奇想。首先是滿洲國。故事以偽滿洲國為基本場景。滿洲國和關東軍是日本侵華的最早據點。戰後成立的遠東軍事法庭,審判結果判處日本七名甲級戰犯,包括東條英機、松井石根、武藤章、阪垣征四郎、廣田弘毅、木村兵太郎、土肥原賢二等以絞刑。其中板垣征四郎和土肥原賢二直接參與中國東北戰場一連串事件,板垣征四郎是關東軍的指揮官,他們所策動有關事件包括九一八事變、偽滿洲國的成立,以及華北自治等。二人在庭上一直以戰爭責任不涉東京軍事政權和天皇為核心,目的乃說明侵華戰爭乃由一連串意外事件所造成,這不是一個預設的陰謀。但電影則說明這是關東軍陰謀,目的是刺殺天皇。

第二個奇想,乃《大日本帝國食菜全席》主理料理人山形直太朗對陰謀一直蒙在鼓裡,整件事件只他和另一位中國助手對陰謀不知情。他的身邊日本助手原來是自己監視人,日本同胞才是自己的敵人,中國助手小楊原來是並肩「戰友」。

第三個奇想是料理。料理成為一種全新中日關係的切入點;同時原著一再強調料理不可以被污染,不可涉及政治和權力。山形直太朗冒死救回小楊之餘,同時以死保護《大日本帝國食菜全席》的純潔性,當然他亦破壞了關東軍的刺殺天皇的陰謀。

第四個奇想是過去與未來的全新演繹。故事似乎是一種倒敘的說明,以佐佐木充調查的過程來訴說著過去的點滴,但原來同時卻是佐佐木充透過過去的總總切切,重新找到未來的路子。如果我們把一段近代的中日關係來對號入座,是否呈現著無限聯想。

第五個奇想是信任。故事說明山形直太朗遇到創作的樽頸,因為他只信任自己,卻無視身旁助手。但是,原來成就一個故事,我們首先信任別人,特別是身旁左右的你我他。信任,我們現在是不是失去了這份信任。

佐佐木充在電影曾表示,甚麼最好的料理,又是一套老調的料理故事,甚麼情和人,如何用心製作。但結果遠遠起超乎他的想像,這不單止是一個故事,而是一段歷史,誰又可以讓歷史巨輪停下半秒。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