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小品文章得獎作品徵文比賽

《時間零的時刻》(小品文章得獎作品)

作者:王琪(141042)

「嘀嗒,嘀嗒,嘀嗒……」

時鐘在沈默的空氣中,似老態龍鍾的婦人緩步地前行。一時,一分,一秒,一刻……每一刻的敲打都在烤炙著一顆煎熬的心,恍如被熱火灼燒的螞蟻,焦急難耐。

現在是零時零點零分,剛剛好12點的時刻。平時早已呼呼大睡的我,現在還坐在電腦前,艱難地啃噬著這些晦澀的內容。而等候著我的,是明天10點考試的「死期」。「怎麼辦呢?還有將近二十版的內容……」我忍不住犯嘀咕,惱恨自己平時怎麼不是勤奮的好學生。一堆堆的符號以排山倒海之勢向我襲來,「焦躁」的情緒正在時間的流動裡飄忽不定,蔓延開來……無論怎麼用力費勁地去記,記憶的匣子好似被膠紙堵住一般閉塞。

倏然,有一行文字映入雙眼,使我不禁駐足——卡爾維諾「時間零」的時刻。熱愛香港的作家西西,把卡爾維諾「時間零」的小說理論,投射到港人面對回歸的心境當中。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落實回歸後,香港進入後過渡期,港人開始「倒數回歸」的時刻。回歸後前景狀況如何,人們並不在乎,人們在乎的只是當下倒數時刻的心理狀態。

卡爾維諾稱這一特定的時間為「時間零」。他向讀者們描述了一個處境,一個獵人在樹林中遇見了一頭獅子,獅子向獵人撲來,獵人向獅子射了一箭。而這種情況下的結局有兩種可能,一是箭射到了獅子,獅子倒地而死。另一個可能是,箭沒有射中獅子,獅子撲過來把獵人咬死了。

獅子凌空跳起、懸浮半空的一幕,獵人之箭射出、在空中穿梭的一幕,這定格的畫面,就是絕對的時刻。結局究竟是什麼?他並沒有告訴讀者。因為,卡爾維諾要人注意到的是「時間」。

「世界上有無數獵人、箭和獅子的故事。因此,也就有數不盡的時間零。每一個時間零都是重要的時刻。每一個時間零都是絕對的時刻。不過,人們喜歡看見時間一的景象,人們都急於知道結果。」

我莫名被這理論背後作者跳出常態的意念所震懾。人們常遵循著線型因果的關係看待事物,而卡爾維諾卻認為小說技巧中,「時間零」才是最重要的時刻。

夜,照耀著一切。思緒飄飛到窗外深藍而靜謐的夜空中。粉色和藍色融合成一片神秘之美,尖尖的月牙彎彎地懸掛著,散發著耀眼的光。在人類時空的長河中,「時間」是多麼神秘莫測又充滿力量的東西啊!它似一道來去無蹤的發光的軌跡,讓你看見,又似乎看不見,捉得緊,又捉不緊。在時間之流的沖刷下,人能夠抓住的,留下的究竟是什麼呢?

也許,「時間零」之所以重要,在於它的不可重複性。當下的每一個時刻,都僅此一次。所以,無所謂執著與後悔,好好感受和注意當下的時刻吧。世間有這麼多的美食,儘管用你的味蕾感受食物的溫暖;世間有這麼多美景,不妨用你的眼睛記錄心靈的觸動。遇見了難得一遇的「怦然心動」?不如敞開心扉勇敢表達當下的情感。忘不了內心一直想實現的心願?那就從現在開始撒下一片陽光的種子。只要是你心中所想的,就讓行動努力地跟上。只要在當下的路上前進著,一直前進著,這就是意義。

夜的光,照亮了高樓密佈的街道。那顆迷亂驚慌的心,逐漸在暗夜中平靜了。無常是世事的永恆。既然可以擁抱到的,只有此時此刻,倒不如順從內心,接納當下,隨心而行。當然,不要忘記感受「時間」呼吸的脈搏。聽!它正在微微地跳動著。

我握著手中的筆,伴隨平和的呼吸,在當下的時刻裡,耐心地刻下一個個文字。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