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章生活文藝欄觀影感言觀點

《戰雲密報》:男人,「This is my business.」

電影《戰雲密報》(The Post)基本上沒有貶抑空間,因為強勢的前台幕後,如何表現,不在於方向性說明,只是能在細枝末節的地方點滴說明。更重要者,這部作品實在出色;而且從一種美國文化視野而言,筆者看到美國女性如何重新上路,因為,男人,「This is my business.」(嘉芙蓮如是說)

《戰雲密報》導演是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演員則是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和湯漢斯(Tom Hanks),這個陣容鼎盛之餘,題材更是美國立國之基本:新聞自由,正如電影中提到第一號修正案的重要性。但筆者看過以後,新聞不是重點,但借著新聞之意義和重要性,以反映另一重要的話題,美國女性之存在意義。

梅麗史翠普飾演《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出版人嘉芙蓮(Katherine Graham);這個角色不但美國報業首位女性出版人,其在電影中更是從一位女性的成長的故事,成長的主題則是另一種女權。

電影不斷地提醒我們,女性在美國男性主導的權力社會中,如何受到排斥。先是嘉芙蓮作為女性主席,其遭投資銀行家如何冷待和看不起。所有職場和權力之場口,只有她一人是女性,甚至她自己亦明言,她是被迫上陣,不過臨危受命。電影又說明,男性如果犯錯或在社會呈現任何負面評語,往往被受「包容」。嘉芙蓮在一個場口表示,自己丈夫分明為自殺身亡,但外界總以意外來說明和解讀,好不奇怪。

最後一幕又說明,《紐時》和《華郵》聯合抗辯,最終勝訴。但紐時人走前向記者發言,嘉芙蓮則走向全女性的群眾之中。

又如,嘉芙蓮在電影中一直表現戰戰兢兢,每一個決定均在考慮考慮又考慮,但同時看到她在電影中如何成長,變得獨當一面,直至最後之決定更頂著《華郵》沒頂的風險,也要堅持刊登機密文件之報道。其中湯漢斯所演的總編,一直在眷戀自己往日如何跟甘迺迪友好的時光,做新聞一直心懷出頭的野心,不好好做新聞,花時去調查《紐時》正在做甚麼好故仔,在在說明他沒有做好本分,也沒有認真去了解嘉芙蓮的困局。最後醒來以明白和了解嘉芙蓮,也得著其太太的一席話。女人暗暗地支持整著作品之劇情。

電影中所有男人都看不起女人,但女人最終跟男人說明:「This is my business.」

希拉莉於2017年5月曾接受訪問時說道,她落敗總統選,乃美國人厭惡女性之心態是原因之一;她又說:「成為首位美國女性總統真是一件大事。」我們從美國電影史看,美國涉及女性之作品,往往以一些世俗生活的故事為要,以新聞作為主線題材,又以女性擔當者,這部《戰雲密報》顯然不一樣。

從1930—1965期間,美國電影以男性視角主導,女性以傳統女性之美為要,同時棲身於男性或男性視覺之下;重要作品:Gone with The Wind(1939)和Waterloo Bridge(1940)。六十年代以後,女性可以走向權力面,其強調女強人形象,以女權回應,爭取涉及工作和女性權益,但往往以一種次文化角度呈現,如《Bonnie and Clyde》(1967)和七十年代《克藍瑪對克藍瑪》。又或者是絶對弱者和受害人,如《沉默的羔羊》。

學者Angela McRobbie指出,電影中職場性別歧視的問題,以及當時社會在既定模式下對兩性形象建構和影響。

《Working Girl》(1988)、《末路狂花》(1991)、《The Devil Wears Prada》(2006)、索女·喪屍·機關槍(Planet Terror)2007、《歡姐當自強 》(Joy) (2015),均在在說明女性如何以非正統的場域跟男性競爭。嘉芙蓮在《戰雲密報》所呈現的意義則美國立國之基本,這是絕不一樣的。正如Judith Butler表示,女性權力與話語權力之運用及實踐,這是展現女性的價值。

「This is my business.」

Comments (3)

  1. Avatar

    讀新傳的同學應看此電影

  2. Avatar

    嘉芙蓮則走向全女性的群眾之中。————我覺得這一鏡頭也有其他暗示————由那些旁觀女性的反應來看,她們對嘉芙蓮表現出欣羨/欣慕表情,既突出她的不凡,也說明她們作為支持者出現………

  3. Avatar
    Lam Hoi Tung

    看畢這部電影後,我也同意在這部電影裡「新聞」不是重點,「女性」才是電影的重點。然而,我認為這部電影的劇本並不足以突顯「女人也能支撐半邊天」的中心,劇本過於平淡,轉折位說服力不足。整部電影的前大半篇幅也在描述嘉芙蓮對著自己公司的決策沒有主見及畏縮的表現,在後段她稍微勇敢一下下就可扭轉局面,戲中她所說的一句:「This is my business.」沒錯,使不少當代女性覺得有吐氣揚眉的感覺,但在電影中她除了在最後關頭說了這句話,還做了甚麼?當中嘉芙蓮的心理掙扎在電影裡也描述得不夠深刻。沒錯,作為一個新聞系學生,看到電影末新聞能成功出版,確是會受到觸動,但這種觸動是經不起推敲的,劇本薄弱得根本不足以支撐這種感動,甚至不免使人覺得莫名其妙,使人有一種「強行高潮」的感覺。簡單而言,我的感動只是簡單地來自對真相的揭露,並不是來自劇本的劇情。此外,嘉芙蓮一句:「This is my business.」被女性視為典範,但「新聞」、「追求真相」對嘉芙蓮這些出版人來說,終究只是一盤「生意」。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