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作品

《平淡是福》(最佳小品文章得獎作品)

作者:劉愛霞(155161)

嬰兒出生如一張白紙,成長好比五彩繽紛的色彩在畫紙上綻放,畫風隨年紀轉變,或活潑得波濤洶湧,或收斂得沉靜如海。對於我的出生,外婆與家母總會喋喋不休地提及:我出生後十天便是農曆新年。如是者,多年來我的誕辰大多在假期前後度過,許多人欣羨而求之不得。然而,隨年紀增長,我對此有所保留。

小時候,農曆新年於我來說,是可以受惠於假期的享樂。飯前,長輩在廚房裡忙得一頭煙;期間,廿八人聚首一堂吃團年飯;飯後,大人在舊式屋宇前的大空地談天談地,小孩追逐嬉戲,玩捉迷藏,那動人時光猶如咬下一口甜滋滋的雪糕,快樂仿似永無
盡頭。

初中時期,因著大家庭的環境變化,家庭成員之間有糾紛,一見面就會吵得面紅耳赤,農曆新年順理成章成為吵架的溫床。那時的我正值青春期,思想難免帶點叛逆,認為吵鬧的環境甚是沒趣,於是對此反感,巴不得假期趕快結束。甚至有好幾年時間,親人反目成仇,彼此之間鮮有聯繫,過年仿如一個討厭吃芥末的人,吃下了芥末壽司般,恨不得連忙把芥末吐出來。

直到後來隨時間洗禮,各方家庭成員放下怨懟,關係才得以改善,重拾聯繫。那時已是高中時期的事。同年,因著好奇,我打開了手機上的月曆往後翻,發現二零一九年的正月初一恰好與生日同日,生肖年份更是豬年,與我的出生年份相同。當時的我,一邊對公開試充滿恐懼,一邊對二零一九年滿有憧憬,心境有如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無比,重燃對農曆新年的希望。我猜,我的一生人大抵只有一次,誕辰遇上正月初一。

只是,七年來的期盼,敵不過歲月這個無情物。這些年來,親人的狀況風雲變色,破產、中風、患癌,離世,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去年,與我關係情同姐妹的大表姐突然離世,對我造成巨大衝擊。有感失去團圓的真諦,我開始不再期待農曆新年的到臨。農曆新年化身成為一頭猛獸,使我不敢靠近。

事實上,表姐的告別禮後,我再沒勇氣回到外公家。今個農曆新年,在禮節的拘束下,我硬著頭皮回去,迎接那個早已失去期盼的「雙喜臨門」。因守孝緣故,往年「爆竹聲中一歲除」、「總把新桃換舊符」的習俗不復見。

圓形餐桌上少了一雙筷子,沙發上少了一個身影,換來的是一張照片,相架前放著一盞油燈。不變的是,長輩從廚房捧出熱騰騰的餸菜,呼朋喚伴通知大夥兒進膳,眼見大家再次相聚一堂,我不禁鼻子一酸,吃下的食物再不是原來的味道,而是心裡泛起的五味陳雜。

經歷過各種離別,失去讓人哭斷指腸,萬般不捨,唯一的得著是旁人老生常談「失去以後才學會珍惜」的道理。眼前我感受到的農曆新年,不再是孩堤時期所盼望的假期,也不是少年時期逃避的吵鬧洪流,而是一份前所未有的平淡氣息。縱使未有喜氣洋洋地慶賀,然而這份平淡並不失禮,反倒隱約散發一股簡單樸實的福氣。

晚飯後,我從母親手上接過兩隻紅雞蛋,把其中一隻放到母親手上,與她分享。我解釋:「我的生日,即是你當年的受難日。雞蛋我接過了,想與你分享一隻,感謝你當日的辛勞」。看到她笑容甜得可媲美蜜棗,我可以肯定,幸福無須舖張華美,樸實無華便是福。

二十有三,烏黑潑墨肆無忌憚地在畫紙上鵲巢鳩佔,我那張畫紙上繽紛的色彩逐漸減退。生活充滿著變化,然而我不奢望一切仿如童話,唯願能安寧如一幅國畫,在墨水縱橫交錯之間,享受可以喘息的空白。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