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介觀影感言

《命案》:謀事在人 成事在天

《命案》之命原來是命運之命,不是兇案現場有關生命之故事。但電影開宗明義又明目張膽地說明一個命運的故事,到底《命案》身處命案之外,還是命中微塵。如是,《命案》來講命,但如電影中常言,其實半點不由人。相反,故事設定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或許更見標的。

我們身在塵世,都是命運之人。命運作為一種創作主題,無論電影還是其他藝術或流行文化之方式,近乎老生常談。針對電影而言,往往不過一襲喻意方式切入其中,筆者有一種有趣之聯想,就是《伊波拉病毒》,結尾留下肉片,也是一種我們的宿命,逃不了也離不開。但這回《命案》找來一個半瘋之命運相士,加上一群正常不正常的兇手和受害者,如是堆砌成一個命運之局。根據電影設定人物和事件,他們都是不確定的人,到底是瘋子精神病者,還是立志對抗蒼天的命運之人。本文以為瘋子和命運不是最好的配對,命運作為嚴肅之生死命題,跟我們對教者都不應該是一群瘋子。如是故事基礎不夠堅實,命運從何說起。至少電影中有著一位智者,否則世界之詮釋無法展開。

回到電影本身,電影執意說明一個命運之故事,首先是其設定我們到底可不可以逆天而行。電影開首一宗個案,已設了一個失敗之前設。劉美美被算遇上大劫,意圖假死瞞天過海,但法事未成,最終遭遇兇手,橫禍天降。但這宗案件有一個亮點,我們抗天是否應該光明磊落來抗行,而不是甚麼瞞天過海;但是,他們抗天做法事,本身又是不是一種旁門左道。如是又回到第一個問題,命運從何說起。

但是,從第一宗案件伊始,邏輯尚未遭到破壞,劉美美遇害不過未完成改命者也。如是,故事進入一個交錯的結構,其中涉及人物包括命理之人、外賣太子、物理師兇手、妓女。他們從故事來說明他們都是遭到上天設定成為一個個之命運之人,各人受到不同限制和影響,成為一位故事中人。

命理相士從科學註定成為瘋子之機率高,因為父母都是瘋子;因此他離開自己的女友。但他原來不敢拯救外賣太子,因為他算到一旦救他,他便會成為瘋子,這是命運之說明,最終他成為瘋子,因為他最終還是下手救他(外賣太子)。針對命運之說明,外賣太子十分重要,本文最後始交代本文之看法。至於物理師兇手,在茶餐廳一席話表明他雨夜殺手,不是他作為人之意願,而是他擺脫不了命運讓他成為兇手的設定,正如他所言成為物理治療師,並不是他的意願,醫生才是他的大志。妓女的一生正如命運之安排,財不過夜,橫財就手難留在手;但是,她注定六十歲會再中一次橫財,因此,縱使遇上兇手,也可以逃過大劫,這是命運。

外賣太子,命運注定他是一位不正常的人,暴力才可以讓他感到存在感,殺害貓兒是他在故事中的隱喻設定。但當他遇上命理相士,他希望命理相士助他改變命運。他們一起試過不同方法,最終不能逆天而行。命理相士其中兩個方式可能互為因果,一則是靜心唸大悲咒,一則招魂換命。最終外賣太子改變命運,但到底大悲咒來成就,還是招魂換命逆天當行。招魂換命其實故事之劇情也強調不知道上身者是誰?如是,外賣太子成功為改變命運,並非利用招魂換命之旁門左道,最終還是靜心大悲咒來改命,這是又是否改命,還是一種是修身。命題是回到第一個問題,命運從何說起。還是不過在說明,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落老智慧。

 

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林援森博士
影評人

(筆者提供圖片)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