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樹友陣編輯推介

郭金鋒|帶下屬飲「二鍋頭」 和學生飲「早茶」

有一個老師,可以遊走兩岸三地,妻兒又在外國,做過16年《大公報》,依然受學生歡迎,究竟如何做到?

他,在河北出世,中四入讀筲箕灣官立中學,於樹仁學院(2006年正名為「香港樹仁大學」)新聞系畢業,學號「925037」。曾經做到《大公報》助理總編輯,又做過賽馬會公關經理。2017年,作為曾俊華特首選舉團隊一員,負責聯絡北京相關人員,為他爭取選票。

他,就是郭金鋒。從沒想過當記者,自小立志當中文老師或社工。

「當初報讀樹仁,聽人講樹仁最好是新聞系,就報了。」這是他入讀新聞系的原因。

「畢業時寄過好多信,《成報》先請了我,但發現大公司機會不多,發展空間不大。剛好《大公報》缺人,他們從檯底找到我的求職信,便叫我過去,畢竟我對內地和香港都較熟悉。」就這樣,他沒當成老師,做了記者。

「90年代尾經常上深圳採訪,就在世界之窗隔離,范太(范徐麗泰)上去開會,完結後我在酒店寫稿,即刻fax(傳真)回來,那時傳一張盛惠20元人民幣,挺好玩的。」

十六年間,訪問過台灣的前總統馬英九、連續採訪「兩會」十年、經歷香港回歸及2003年百萬人遊行等大事件,「做過很多獨家新聞,是開心的!」

2012年,他灑脫地離開《大公報》,「我是《大公報》的住客,不是過客!我辭職很多人罵我,在那穩定又有前途,沒人逼我走。但,比未知更可怕的是預知,當我預知未來都是那樣的生活,意義就不大了。」

動搖他想法的,是他的太太,「我太太問我,如果日後孫兒問起爺爺做過幾多份工,有沒有遺憾,我認真想了想,只做過一、兩份工,有遺憾。人生苦短,何不讓它更精彩!」

在馬會做了兩年多,「我唯一的貢獻就是不再用錢買新聞,怎可以買新聞!是要將新聞點告知媒體,讓他們來報導。你怎麼叫北京的媒體來香港採訪,他們有駐港記者,認識人,一叫就來。」馬會看中的,就是郭金鋒的人脈。

離開馬會後,他成立自己的公關公司,「我和曾俊華私底下很熟,當年加入他的團隊,因爲和他理念相同,是其是、非其非。」在曾俊華特首選舉團隊裏,他又發揮了人脈的作用,聯絡中方各界人士,至於聯絡什麽人,他沒有透露。

的確,人脈廣是郭金鋒的過人之處。有時,他也會帶同學見識商界朋友,開拓同學們眼界。

課堂上,他分享記者生涯和公關經驗,拒絕填鴨式教育,使得「China Reporting」和「China Law」兩科變得不苦悶。9月開始將會教多一科「新聞評論」,「新聞評論不需要平衡,不分藍黃,最緊要有理據,別為罵而罵!」

私底下,他喜歡飲飲食食,每逢台灣有選舉,採訪過後和學生一齊「打邊爐」、最後一堂「China Reporting」和一大班同學「飲早茶」,偶爾和舊生到內地「食好嘢」。和年輕人打成一片的性格,早在《大公報》就能體現,在北京完成「兩會」工作後,他會帶下屬飲二鍋頭!

不論到哪,美食總離不開他,總有人伴他左右一同分享美食,吃的是美味,也有人情味。或許,這是他人脈廣的原因吧!

撰文:馬翠怡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