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樹友陣編輯推介

賴俊程|「串」得起的廣告人生

「記得第一次上你堂,一踏進課室,你就說我板著臉,當下心想:這老師『串串地』。」記者說。

「我就是這樣,即是可以抓住你們的注意力。」賴俊程(Patrick)答。

的確,第一堂「Copywriting」,Patrick令我記住了他。若他是一個產品,這廣告算成功了一半,讓我記住Patrick這個「Brand」;後一半的成功,便靠內在價值了。

他的人生如同他的職業:廣告。沒有標準答案,總期盼著下一秒發生甚麼事、下一個街角碰到誰、下一個影響他的又會是誰。

「若你能預見往後餘生,那是否很沒趣?」Patrick淡然地說。

是的,依他性格,能預見的便不會做了。八十年代成長的他,本想加入電影行業當導演,因喜歡說故事。命運卻讓他在樹仁遇見了一位印度籍老師,帶了Patrick入行。「他是印度人,教廣告的老師。他上課很有趣,臨畢業問我有沒有興趣去他公司,便去了。」

第一份工作是初級撰稿員(Junior Copywriter),最讓他感詫異的不是廣告的魅力,而是工資低的「魔力」。「那時補習能賺六千元,但當時人工只有四千五元。當然,不要講錢,有機會學習就好。」

十個月過去,公司重組,Patrick被炒。幸運的是,當時經理說了一句話:「不要覺得自己做得不好。」

命運給他關了一扇門,又開了一扇窗。當時廣告行業是「工搵人」,不愁沒工做,一路披荊斬棘,分別在「JWT」、「DDB」、「Leo Burnett」和「Grey」等大公司做過。「印象較深刻的有拍黎明『Bungee Jumping』;最長的拍攝是跟李嘉欣去沙漠,拍了一個月,香港飛到法國,法國飛去摩洛哥,又去埃及,因為要拍金字塔和尼羅河,又要拍駱駝,預算數以百萬元計, 辛苦但挺有趣的。」

投入一件事時,即使不分晝夜地趕工,也不覺累。「最久試過連續拍七十多個小時,那是一個電訊商廣告,要在隧道拍。但哪可能封了隧道給你拍,唯有晚上十一點到達,兩點開拍,一直到凌晨六點,連續三天拍了五、六條隧道,很好玩。」

在廣告界縱橫三十多年、在樹仁大學擔任兼職講師十七年、成立廣告公司七年,Patrick的「串」,是寶貴之處。

工作上,「串」是「極致」。他不喜歡循規蹈矩,喜歡思考,站在街上觀察人是靈感來源之一。當然,他試過真的「串」過,堅持自己的創意,結果客戶轉身就走。但後來在銀行工作過,就明瞭客戶與廣告公司的工作流程不同。

「『串』要有,等於做廣告 , 要麼做非常好的廣告,要麼做非常差的廣告,各佔百分之十,頭和尾永遠最少。中間的最多,大家每天看,看完忘記了。我希望同學知道自己想做甚麼,保留自己的性格。」

教學上,「串」是「溝通」。他最需要同學的投入,準時是基本,還要珍惜課堂。「你重視的事情,前一晚都睡不著,我不希望同學沒有期待,夠鐘就走。無論你有多『stupid』或『 silly』的想法,當下就要講出來,如果不『open-minded』,很難做到好的『Creative』。」

未來,他繼續過著廣告人生,期待著下一秒,和街角的某人。

撰文:馬翠怡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