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

講咩粗口?你講呢啲?

港人對「粗口」並不陌生,源流已久。

 

早在明末之時,著名將領袁祟煥就曾以一句「丟那媽,頂硬上」來激勵士氣;而清朝編修的《康熙字典》亦有收錄幾個廣東「粗口」的本字,可見它歷史悠久,稱得上是一種文化。

 

根據《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在《小狗懶擦鞋》的說法,「粗口」是辱罵他人、發洩情緒的助詞,而廣東人最常說的五個「粗口」單字,原來都是以「尸」作部首,分別指男、女的性器官。恰巧,書名就是取這幾個字的諧音而成。 「粗口」屬於小眾文化,學校一直以「不文」為由,想方設法禁止學生「爆粗」。以樹仁大學為例,有教師就張貼告示,表明不歡迎講「粗口」,違者必被追究。師長的用意不難理解,學校是莊嚴的「傳道、授業、解惑」的地方,絕不希望學生「粗口」成文,以指罵別人為樂、以表現粗豪為正。不過,聽、講「粗口」是習慣使然,刻意按捺學生「爆粗」,可能適得其反。

 

「粗口」是語言的一個分支,雖各地不大相同,卻遍佈全球,有人的地方,「粗口」自然出現。中國人有一句話,「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意指場合有不同用語。當你面對一群粗獷豪氣的地盤工人,你會陰聲細氣、輕柔說話嗎?有時候,稍微粗豪一點的朋友,甚至以「粗口」打招呼問候。你不「入鄉隨俗」,如何跟人做朋友?只要不是用作攻擊他人的武器,說兩三句有大問題? 運動比賽更甚,打得火熱,爭持不下時,人總會興奮緊張,「心紅」起來。當出現爭議性時刻,如判罰死球,球迷情緒一到,罵了「粗口」,是否代表不道德、不文?換一個角度,表現出運動員求勝的激情如何?

 

站在道德高地,「粗口」永遠是原罪,但人無完人,有時候不妨為自己添加一點「隨性」吧。我就係講呢啲~

吾想出聲:【第一集】【吾想講粗口】

Comments (7)

  1. 王閣 編輯

    K Team 講得有道理嗎?你認為在校園內就算非常生氣,也應該壓抑住因怒火而衝口而出的三字經嗎?或者你認為有些粗口只是加強語氣,無可厚非?你對在校園是不是該講粗口,有任何想法和意見,歡迎以稿件方式或迴響方式來表達。

    • 有時非粗口比粗口殺傷力更大,例如「吹咩」,這又該如何介定?

      • Calvin Scale

        我同意,我不喜歡用粗口罵人,因為不講粗口罵人殺傷力 更大

  2. 講粗口不值得提倡,有時候也要看講者的身份,去年一名小學教師林慧思因為當街當巷講粗口,即使她的理由多麼響亮,但還是為人所不齒。

  3. 我們大一讀《論語》,應該記得以下這篇吧?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 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論語 ‧ 顏淵第十二》
    要克己,就要克制自己不要讓粗話脫口而出。

  4. 讀了文章好幾遍,仍找不到講粗口的必要性 …
    . 它是個人選擇
    . 你可選擇唔講
    . 要講 … 後果自負

  5. 而廣東人最常說的五個「粗口」單字,原來都是以「尸」作部首

    其實你有冇睇過本書?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