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樹友陣編輯推介

梁佩均|雜誌副總編輯:被人「kill故題」當食生菜

「12月23號,平安夜前夕,上司要我立刻去黑龍江,那時羽絨也沒一件,馬上跟人借,聖誕也沒得過。」

2000年代末期,黑龍江爆發「搶奶粉」事件,在《壹週刊》任職的梁佩均受命到黑龍江,這是她自2006年入職以來第一次回內地工作。

穿著別人的羽絨,坐上飛機,一路上不斷刨資料。到埗後,人生路不熟,她是怎樣打開採訪之路呢?

「問的士司機,問當地習俗,問哪裏有賣奶粉的農場。」

靠「問」,她做成了第一單內地「踢爆」新聞。隨後幾年,上司經常會突然地讓她上內地做採訪。她經常以買家身份行事,幸運的是,她從未被打過。

回憶起眾多採訪經驗,梁佩均說有次採訪內地買賣稀土情況挺有趣,當時她連稀土是甚麼也不知道,只看到內地新聞指禁買稀土。住進酒店後,打開「黃頁」,打電話給每間稀土公司,終於,有一間公司給出了回應:

「現在不讓買稀土,不過,你想買?那你到xxx等我。」稀土公司人員答道。

梁佩均腦袋馬上「叮一聲」,感覺就像黑市買賣,「有料到」!

她和攝影師兩人跟著對方指示,某時到達某地,有趣的是,他倆先搭的士,再轉乘私家車,被載到了隱秘之地。就這樣,又做成了一單「踢爆」新聞。

一路以來,雖驚險,梁佩均卻很享受,因她實現了夢想。在《壹週刊》先後擔任財經版記者及調查組編輯,現任副總編輯的她,自幼鍾情「記者」這職業。「兒時每天看電視新聞報道,就很想當記者了。」

奈何在中文大學讀完社會學的她,找不到入行機會,當了一年議員助理。她說那時記者很專業,不是讀新聞系較難入行。她畢業時發了幾份履歷,在《明報》校園版面試時,不懂回答問題。「對方問如果埋版發現錯誤,應該怎麼做?我真的不知怎麼做。」

於是,她決心進修新聞,讀完碩士認識行內人,經人介紹加入《快週刊》。做了一年後,當她發現《壹週刊》的見習培訓計劃,即使工資較低,亦珍惜機會。「那時《壹週刊》很有名,大學時住宿舍,每個星期都會看,一見他們請人,沒想太多便馬上報名。」

那時剛入行的她,和現在的畢業生一樣,經驗不夠,寫的「故仔」被上司改完只剩一成是自己寫的,甚至經歷無數次「kill故題」。現在回看,她希望學生們以虛心的心態面對。「其實被人『kill故題』當食生菜,不要想著別人覺得你不好,或針對你。上司也想有功課交,但還『kill』你的故題,總有原因。每一次你都要想原因,日積月累,會發現其實有些題目只要扭一扭、轉一轉便可。你可嘗試據理力爭,因為溝通過程能夠看清自己或者上司的錯。」

相信她的心得,能為一班大學生解惑。在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任教「Magazine Writing and Editing」的她,已過去了一個學期,未知學生從她身上得益多少呢?

雖然第一次教書,但梁佩均有很多剛畢業的同事,都稱她作「媽媽」,想必她很細心。「我給同事很大自由度,自由基於自律,自律性低就要管。」她這套做法,也會應用在教學上吧。

撰文:馬翠怡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