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編輯推介

景湖居住客:防暴闖入有陰影

反修例示威運動持續五個多月,規模由起初留在港島區傳統遊行路線,即銅鑼灣維園至金鐘政府總部,到後期擴大至全港多區街頭。示威觸發警民衝突,黑衣示威者走避之處,往往成為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人群的目標,連住宅亦受拘捕行動影響。

本月初,天水圍有一場「18區開花」行動,防暴警員多次進入景湖居範圍。住客黎先生在現場目擊事發經過,多次向警察詢問行動目的,「我問他是否警察,他不回應,問也是否賊人,他又不回應」。他指出,街坊、物業管理甚至保安公司,由始至終都不清楚警方多次進入屋苑的原因,直言「連自己居住的地方都感到不安全」。

警方拘捕一名「食花生」少女

翻查網上片段及整合居民提供的資料,11月10日,警方屢次進入屋苑,先有疑似便衣警員要求保安開啟大廈閘門,後有大約50名持槍防暴警,從側閘進入屋苑,凌晨更有警員爬閘進入屋苑,相信是搜捕示威者。

黎先生指,警員在屋苑內拘捕多人,包括一名12歲的女住客。他指該女住客並非示威者,因旁觀被捕。他又認為,警員進入屋苑前無解釋原因,保安公司事前無報警,亦未有登記警員編號,有關行徑令住客感到不安。

防暴警入屋苑射胡椒噴劑

黎先生指,當晚有街坊發現兩名行蹤可疑的男子,但對方拒絕表明身份,期間不斷打電話及要求大廈保安員開門,但保安員拒絕放行。數分鐘後,大批防暴警察趕至並進入屋苑,「看到他們身上配有槍及催淚彈的裝備,手上持有胡椒噴霧,很擔心他們會在屋苑施放催淚彈」。

黎先生指現場一度混亂,有街坊被推跌,「我曾經幫兩名長者清洗眼睛,他們都中了胡椒噴劑」。有街坊懷疑被警員用警棍打傷,坐在地上接受包紮。

他表示,警員多次喝令現場人士離開,很多街坊感到不知所措,「屋苑就是我居住的地方,你究竟要我走到哪裏呢?」

「事件已成我的陰影。」

「其實我們守護自己屋苑都是擔心自己安全而已。」黎先生指,事發當日,保安部及物期管理公司一直有跟住戶密切溝通,樂見保安公司加強保安工作,至今仍有嚴查進出屋苑的車輛。他補充,基於法律風險原因,明白保安公司難以保證保安能夠阻擋警方入內執法。

最近,他開始擔心保安公司的工作始終會鬆懈,「保安公司唔做唯有自己做」。但被問到有何後續安排,黎先生坦言靠自己守護屋苑頗困難,因居民之間難以取得共識,「有人曾向我們高空擲物,亦有人認為警方的執法無問題。」

記者、攝影、剪接:盧巧霖

後記

被問及防暴警入屋苑,是否跟「黑衣人」躲藏有關,黎先生指有住戶同意,但他最在意的是警方入夜後爬閘、撞閘入屋苑,「如果警員跟足程序,留低相關資料再執法,我其實很歡迎,減少罪案發生當然好,但無交代下大規模進入屋苑就令居民很不安」。他指,現時返家途中聽到警車聲都提心吊膽,「我都不知道屋苑內出現的人是否真正住客」,形容事件已成他的一個「陰影」。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