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社會新聞編輯推介

報章社評節錄8.1

《蘋果日報》

林鄭,你要把年輕人趕盡殺絕嗎!

政府在兩天之內就匆匆決定以暴動罪起訴被捕年輕人,可見林鄭政府與建制派想的不是和解或修補社會傷痕,而是以法律作工具懲罰威嚇年輕人及市民,想逼大家「收聲」。但今次逆權運動早已是全民運動,深入社會各階層及世代。當市民看到林鄭寸步不讓還對年輕人趕盡殺絕時,大家的怒意只有更深,抗爭的決心只有更強!

《東方日報》

困局無計可消解 街頭暴力不休止

風雨如晦,亂象不止。天文台昨日發出今年首個八號風球,狂風暴雨卻吹不熄民眾怒火,示威者湧到東區裁判法院聲援於中上環大戰中被起訴的被告,而此前更有多間警署遭人圍堵衝擊,整個社會亂成一團。國務院希望社會各界抵制暴力,暴力反而愈演愈烈,證明一切只是一廂情願。

《明報》

聆聽校長肺腑之言 勿讓暴力吞噬香港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張仁良表示,暴力只會導致更多暴力,將香港推入危險境地,不能解決問題,實乃肺腑之言。他倡議成立的公開對話平台,最大作用也是以理性討論,代替訴諸暴力與強權。張仁良慨嘆現時香港不似是「我們認識的香港」,強調任何暴力都不應縱容、姑息及助長,「大家要向暴力說不」;科大校長史維向學生及教職員發信亦提到,大部分反修例市民堅持以和平追求公義自由民主,這種態度在近日事件中「不被鼓勵」,實屬非常不幸。兩位校長古道熱腸,說的都是肺腑之言,希望香港不要淪為暴力之都。各方應該聆聽他們的忠告,保持冷靜克制,各種煽動暴力仇恨的政治操作亦應該停止,給香港留下一條活路。

《星島日報》

急謀應對經濟萎縮風險

政府公布第二季經濟只比去年同期輕微增長百分之零點六,接近萎縮邊緣。由於修例風波引發的衝突在六月下旬至今不斷擴大、升級,而中美貿易糾紛又沒有迹象可於短期內解決,本港第三季經濟很有可能出現負增長,政府須及早推出挽救經濟下滑的逆周期措施。

《經濟日報》

貿戰復加示威 香港經濟衰退日近

香港經濟又再危站「技術性衰退」邊緣,而現時不僅環球經濟放緩和中美貿戰等外因,還有不斷燃燒的反修例風波此內因,港府既要盡快推提振經濟措施,更要從政治着手脫困。 政圈盛傳,港府正研究大手筆出台政策減怨氣、撑經濟。財爺早在2月預算案時已表示準備措施應付萬一貿戰等嚴重打擊本港經濟,現時還加上了內因,財爺出手實不宜遲。然而政治問題恐難因經濟手段迎刃而解,面對示威者與公眾的訴求,港府實須拿出政治胸襟、智慧與勇氣,以政治手法緩解困局。

《信報》

特朗普支持死刑有利選情

支持死刑可以說是特朗普選舉工程的妙着,一來突顯自己為受害者及其家屬伸張正義,二來拉攏共和黨的保守勢力,三來讓白人至上主義者暗自歡喜。除此之外,連消帶打,死刑議題恐怕要使得民主黨手忙腳亂,尤其是選戰中最強的潛在對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

《大公報》

陽光總在風雨後 「美國作品」成廢品

過去兩個月,一場空前嚴峻的政治風暴席捲香江,至今未有停息的跡象。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昨日強調風暴背後有外國勢力介入,他更指出,自回歸以來,香港都被別有用心的政客及反華勢力視為樂土,企圖將香港變成國際博弈的戰場及反中基地。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更是連續兩日火力全開,狠批暴力亂港是一件「美國作品」,敦促美方給全世界一個交代。中方的義正辭嚴,揭開香港亂象之因,希望對不明真相及參與暴亂者有醍醐灌頂之效,不要傻乎乎地做了別人的棋子。

《文匯報》

戴健暉播仇恨枉為人師 教協包庇縱容難辭其咎

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健暉發表惡毒咒罵警察子女的言論,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去信涉事學校,要求校方革除戴健暉所有職務。教協聲稱,梁振英做法極不合適,是向校方施壓。教師公開咒罵警察、散播仇恨,明顯違反教育專業操守,枉為人師。教協一再包庇失德失格教師,打着「教育專業、言論自由」旗號為他們開脫,企圖混淆是非、大事化小,更加說明教協以政治立場蒙昧專業良心、褻瀆社會公義,如今有青年學生是非正邪不分,以違法暴力為榮,教協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南華早報》

A small step towards affordable Hong Kong rents

The premium requirement to deter subletting for profit is fundamental to the social objectives of subsidised housing. The non-government Housing Society has been running a similar scheme since October. Both the authority and the society will relax conditions of the scheme to allow entire flats to be let.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proposed the change in 2017 to alleviate housing problems. It is unlikely to make a big impact, but it is an experiment worth trying if it improves the living standards of low-income people by giving them wider affordable choices than subdivided flats.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