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社會新聞編輯推介

報章社評節錄7.23

《蘋果日報》

主權在民 豈容西環治港官黑勾結 

林鄭政府把塗污國徽與元朗恐怖襲擊相提並論為暴力事件,是避重就輕、混淆事實,但畢竟不敢完全置輿論於不顧,還要擺出指摘元朗事件令人髮指、下令警方嚴查的姿態。但口口聲聲譴責暴力的中聯辦,對元朗恐怖襲擊隻字不提,不只是雙重標準的問題,更令人質疑其居心不良。

《東方日報》

恨為香港亂世人 枉信庸官恐斷魂

三權崩壞,法治淪亡,特區早陷入無政府狀態,現在還出現「冇警時分」,政府既無策安內亂,亦無力攘外敵,整個管治團隊問責下台亦不為過。可是特區政府積弱難起,一時三刻換人亦未必找到名副其實「好打得」之人。香港人的悲哀,中央政府能了解嗎?

《明報》

港變暴力之都 令人痛心疾首

暴力不能解決問題,只會助長更多暴力。香港由安全城市變成暴力之都,叫人痛心疾首。綱舉目張,現時各方最需要的是冷靜下來,停止訴諸暴力,避免出現更壞情况。政府單是譴責暴力強調執法並不足夠,需要採取具體措施冷卻事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反修例風暴,還原各方角色、行徑和責任等等,可即時營造空間,讓各方得以迴旋,倘若調查委員會成立後,情勢不見紓緩,那是各方都有責任,設若政府連這個也不嘗試,則情勢繼續惡化,政府要負最大責任。同時,社會各方都應清晰向暴力說不,不應含糊其辭或合理化暴力。近日有政黨高層公開說暴力是「解決問題方法」,絕對不恰當。若有人認為可借助暴力「極限施壓」,與政府玩「膽小鬼」博弈,將是非常危險的政治賭博,因為暴力一旦擴散,無人有能力控制,只會令事態惡化至無法轉圜。

《星島日報》

不能讓任何暴力繼續下去

前晚是香港黑暗的一夜,也是恐懼的一夜。先是部分反修例示威者佔據金鐘至西環的主要道路,與警方激烈衝突,甚至縱火、擲磚;其後元朗爆發暴力事件,大批白衣人追打黑衣示威者,令多人受傷。兩個情境都充滿戾氣,也流了血,香港一下子由「安全之城」變為「暴力之城」,令人感到可悲、可怒、可憂。暴力就如瘟疫,如果失控,就會擴散、惡化,然後侵害整個社會,最後造成大災難。危機已逼近眉睫,當局和市民必須合力遏止,不能再讓任何暴力繼續下去。

《經濟日報》

暴力恐慌蔓延 急需重建城市安全

港府以至整個社會固要強烈譴責暴力,警方要嚴正執法,但純粹譴責和拘捕疑犯恐難制止事態繼續螺旋式惡化,距離安全城市愈走愈遠。港府需要有勇氣承擔,社會各界拿出包容的胸懷,開啟任何可以溝通解決問題的渠道,讓香港有望重回正常軌道。

《信報》

全城恐慌 警方請交代如何重建信心

我們不願意相信「警方默許黑社會打人」,因為這樣的指控徒然令香港的法治形象蒙污,損害國際金融中心的固有聲譽;然而客觀事實是全城驚慌,貿貿然的無差別毆打平民令人悲憤莫名,不巧市民最需要警方保護的時候竟然苦無援手,人心惶惶只好自求多福。因此,警方第一要務是兌現與黑社會誓不兩立的承諾,譴責暴力之餘亦該盡快進行全面緝捕行動。

《大公報》

「縱暴派」要為暴力行徑負上全部責任

當自詡「堅定維護法治」的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公開說出「暴力有時或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謬論之時;當平日動輒以「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為口號的亂港派政客,公然煽動「暴力救港」之時;當「縱暴派」赤裸裸地美化、英雄化、合理化暴力行徑之時,就應當看到,法治精神已經在香港瀕臨消亡的境地,暴力已經不可避免地成為解決爭議的唯一手段。這種暴戾之氣的不斷蔓延,是導致今日香港各類暴力層出不窮的最主要原因。「縱暴派」要為香港所發生的一系列駭人聽聞的暴力事件負上所有的責任。

《文匯報》

堅信法治堅信「一國兩制」 港版「顏色革命」絕不會得逞

衝擊香港法治和管治的暴力衝擊不斷升級,發展到圍攻中聯辦、公然玷污國徽。一個多月來,越來越變本加厲的暴力運動,破壞法治,癱瘓施政,製造民怨,令經濟民生乃至整個社會運作受到越來越大的影響,更發展到直接挑戰「一國兩制」底線,這場暴力運動的發展脈絡和特徵顯示,其目的就是企圖進行一場港版「顏色革命」,顛覆香港「一國兩制」的政治制度。但是,要警告暴力運動的背後策劃者、「縱暴派」,和所有暴力活動的參與者,在香港搞「顏色革命」注定失敗,別再癡心妄想。因為香港在「兩制」之上有「一國」,在自由的同時有法治。中央政府一定會以堅定決心捍衛「一國兩制」,堅決支持特區政府和警隊、支持廣大香港市民依法恢復香港的法治和秩序,確保香港不會偏離發展正軌。

《南華早報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Enough is enough: this cycle of violence has to come to an end

There can no longer be a “them and us” atmosphere between protesters and officers. But it is Lam and her government that have the most work to do. They need an all-embracing strategy to return Hong Kong to a positive direction of common goals. Hatred, rather than goodwill, abounds. There is every need at this time of crisis for governance and leadership.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