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報章社評節錄11.8

《蘋果日報》

不要誤判北京有包青天
必須指出,港人不要誤判北京有包青天,同樣不要誤判中共會聽取民意、以民意為依歸,不要誤判中共會改變偉光正心態、改變自欺欺人心態,不要誤判中共權貴的內鬥會帶來香港的政改。董、梁的下台並不是中共服膺香港民意,而是中共權貴需要新的利益代言人,因此即使要他們下台,也會維持他們的體面,捧他們上高位,以免寒了後來者的心。

對中共而言,賣港媚共心切的林鄭,犯的是方法錯誤,而非原則錯誤,在無人願接燙手山芋時,讓她留任最符合中共面子和權貴利益的需要。說到底,林鄭原本就是中共的傀儡,拋棄她的好處遠不如讓她「戴罪立功」,現時拋棄她的好處遠不如讓她繼續替中共權貴切割香港政經大餅,替中共拉仇恨。

《東方日報》

鮮血染區選 香港淪危城
國家領導人嚴正指出,止暴制亂是行政、立法、司法的共同責任和最大共識,顯然已對三權互相扯皮、互拖後腿導致暴力失控忍無可忍,但知之非艱,行之惟艱,在「一國兩制」的桎梏下,反對派和外部勢力挾兩制以令一國,中央不敢管,港府不想管,終致司法獨立變成司法獨大,淪為反中亂港者的保護傘。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香港回歸以來的一切亂象,皆源於司法刀把子掌握在外人手裏,中央一日不端正主人家的態度,一日不下定決心為兩制改頭換面,奪回司法主導權,香港亂象必然沒完沒了。

《明報》

「港人遊港」助市道氣氛 旅業扭曲須撥亂反正
近期社會持續有聲音,主張政府向全民派發現金券。有關倡議,不過是要求政府變相派錢,昔日台灣的經驗已證明,全民現金券振興市道成效有限,何况市民如何使用現金券,乃是個人自由,當局完全無法保證急需援手的商戶能夠從中受惠。相比之下,津貼港人參加本地團,屬於有針對性的措施,至少可以肯定對旅遊業起到支持作用,真正問題反而是業界能否提供有質素的旅遊產品吸引港人。

《星島日報》

花市本應開心 奈何暴力掃興
現時暴力行為擴散到連大學畢業禮都因出現對罵場面而要腰斬,暴力分子對建制派議員辦事處打砸縱火,如果搬到年宵市場重演,對付建制派政黨攤檔,以年宵市場扶老攜幼熙來攘往的情況,一旦失控,可以釀成災難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

年宵市場少了五光十色的乾貨攤檔,勢必削弱對遊人尤其是年輕一族的吸引力,連帶濕貨攤檔的生意也受影響。政府今次把公開競投的底價削半,食物及環境衞生署表示有支援中小企之意,實際上也反映生意有可能減少,花販出價會較為保守。

《經濟日報》

中美3階段貿談 關稅戰恐只暫歇
貿談既分3個階段,難啃的硬骨頭可留待第二尤其第三階段處理,現時首階段協議或延至12月簽署,可能只是雙方藉簽署地點作最後角力,如中方藉機要求美國多撤關稅,美方要求中方多買一點農產品,未來一、兩個月內簽署協議的機會甚高。

其二,第二和第三階段的貿談勢將波折重重,關稅戰或會再打。納瓦羅提到美國是中國7大致命結構性罪惡的受害者,所謂「7大惡」包括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傾銷產品把美國公司擠出市場、對國企大量補貼等。

《信報》

管治精英脫離民眾 全球上演怒火街頭
香港勝在財政儲備豐厚,政府於非常時期開庫濟民責無旁貸;條件遠遜本港的經濟體遇上社會動盪民憤難平,「派糖」維穩的代價極可能是財政赤字飛升,債務負擔百上加斤不在話下,更有可能威脅金融安全,掀起經濟風暴;而且,經濟措施是解決不了政治問題。常言道,解鈴還須繫鈴人,但願一切就如財爺所言,政府努力透過對話修補社會分歧,再過一段時間便能重回正軌恢復穩定,還望管治團隊講得出做得到。

《大公報》

愛國愛港的聲音是扼殺不了的
事實在在證明,黑惡勢力害怕真相,害怕陽光。他們追求的所謂「自由」,建立在剝奪別人返工上學行街購物自由、免於恐怖自由的基礎上;他們推崇的「民主」,不是「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而是「我不同意你的意見,就要將你滅聲」。說穿了,他們是一群打着「民主、自由」旗號、實則「塔利班」靈魂附體的恐怖分子。

《文匯報》

區選暴力日趨惡劣 政府須作負責任決定
建制派代表了香港的主流價值,是保障「一國兩制」成功落實、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中流砥柱,正因為如此,成為反中亂港勢力刻意攻擊的目標。面對不公平不公正的選情,政府理所當然要認真審視、判斷當前本港社會大環境對選舉的深重影響,全面評估是否有足夠的能力控制局面,能否全面保障每一個候選人及其助選人員不受干擾,能否保障每個選民以自由意志行使民主權利,保障選舉公平公正。

《南華早報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District council polls must not be delayed by acts of violence
Therefore, postponing or cancelling the vote may be perceived as the government colluding with pro-Beijing parties to avert a crushing defeat.

Such a move will be seen as seriously undermining the integrity of the city’s electoral system. We appeal to all sides to exercise restraint and vigilance so the election can be held on the date scheduled. And the government also needs to strengthen measures to ensure the electoral process is smooth, fair and safe.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