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報章社評節錄10.22

《蘋果日報》

行騙長官的舞台只剩下香港
中共的邪惡遠非常人可以揣測,但無論如何它推出的代言人還是要維持正面形象,以欺騙世界輿論。林鄭引爆的民忿已遠超梁振英,強推送中條例及推動陳同佳被自首,引爆與台灣的司法爭議更損害香港的法治地位。中共必定要維持自己偉光正形象,林鄭成為另一枚棄子只是時機和物盡其用的問題。一旦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生效,就任特首後尚未訪問過美國的林鄭,恐怕自此再無登陸花旗國的機會,將成為第一個未能正式訪美的特首,也成為其行騙長官生涯上的又一個污點。

《東方日報》

輸出革命禍全球 走上歪路難回頭
革命是要流血的,法國黃背心運動死了十多人,智利示威一個周末賠上超過七條人命,香港暴動四個多月來,官方數字卻沒有死過一個暴徒,警方還未使用最大武力,反而用大而無當的水炮車,各界轟政府縱暴,呼籲用更大力度打擊,示威者卻已嚷着受不了警方的武力,要求解散警隊。香港年輕人像溫室小花,無法想像戰火洗禮的痛苦。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搞革命只得死路一條。

《明報》

政治操作凌駕公義 陳同佳投案遇障礙
反修例風暴中,有關台灣方面的角色,過去數月坊間有很多傳聞,不過一個客觀事實倒可肯定,這場發生在香港的政治風波,完全改變了明年初台灣總統大選的形勢。一年前國民黨韓國瑜以務實主義掛帥,憑經濟牌冒起,然而民進黨的蔡英文成功利用香港反修例爭議,以政治牌「翻身」,民望由谷底反彈,拋離韓國瑜。隨着台灣大選臨近,各式政治操作只會有增無減,將台灣殺人案兇手繩之於法的初心在哪,死者家屬也許要問問台北當局。

《星島日報》

陳同佳成民進黨政府照妖鏡
民進黨政府把陳同佳願意投案,抹黑成港府按照北京意思進行的政府操作陰謀。蘇貞昌說「時機不妥」,反映綠營認為北京希望藉事件降溫,來影響台灣的總統選舉的選情。對此藍營看得很清楚,前總統馬英九就批評蔡英文政府為了政治理由,「自我閹割」司法管轄權,棄人權與人命於不顧;韓國瑜亦批評蔡英文政府使通緝令「形同廢紙」,並翻出法務部在港府打算修例初期發表過「樂見其成」的言論,顯示執政黨「被過去的自己打臉」。

《經濟日報》

新盤二手同爭客 上車何用太匆匆
市民上車切勿只着眼於新按保令首期變得更輕鬆,還須計及借貸金額上升令每月供款增加、自己工作是否穩定,短期和長遠供款能力能否承擔得起等問題。在衡量清楚財務和風險承擔能力後,可在一、二手市場仔細挑選心水上車盤。

《信報》

西班牙政府該汲取香港沉重教訓
譴責暴力理論上完全正確,問題是,示威者也指控警方使用過度武力,有人被橡膠子彈射盲了眼睛,民眾聲討警方濫權、濫捕與濫暴在這混亂的一星期裏不絕如縷。再往前追溯,二○一七年獨立公投日的警民衝突已演變成一場官司,兩年前聲稱被警方毆打的受害者委託律師入稟法院,控罪是「反人類」,原告的理據之一是聯合國亦敦促西班牙政府調查警方濫權,如果馬德里當局不受理,他們會提告至海牙國際法庭。

《大公報》

做不到止暴制亂 一切都是空談
沒有人會否認,香港已接近陷入無政府狀態,施政更是寸步難行。究其原因,除了反修例暴露香港深層次矛盾,暴亂有相當廣泛的社會基礎,黑衣暴徒得到縱暴政客及外部勢力的撐腰,也因為不少人對反中亂港勢力仍然心存幻想,錯誤地認為黑衣人也是“愛香港”,只是用錯方法。當經濟下滑,民生受創,對黑衣人的同情及支持自然消退;當暴徒們累了、疲了,就會重演“占中”的自然落幕。甚至有人提出,只要向黑衣人讓步,答應所謂“五大訴求”或滿足部分訴求,就可以換來對方“消氣”。難怪有人認為,特區政府在止暴制亂方面沒有窮盡手段,仍然留有余地。警方也承認,直至目前為止,使用的催淚煙、警棍仍然是最低武力。

《文匯報》

暴力嚴重威脅區選公平 政府必須認真研究對策
出現暴力干擾選舉的惡劣情況,已經是大概率事件。作為負責任的政府,需要審時度勢,做好各種有效可行的預案。若情況不樂觀,特區政府可引用《區議會條例》第38條押後選舉。根據有關機制,經押後的選舉時間須定於原選舉日期後的14天內舉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曾表示,特區政府已預留12月1日作為「後備投票日」,假設當日仍未能進行選舉,特區政府就會修訂相關條例,經立法會三讀通過後安排另一個選舉日期,但屆時明年1月1日起就會是區議會「真空期」,而「真空期」延續多久目前難以確認。目前形勢下,特首連到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都告吹,要經立法會三讀通過安排另一個選舉日期,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南華早報》

Apology to Muslim community over firing of water cannon at mosque a welcome move
It was prompted by an incident during a violent illegal march on Sunday night that could easily spark calls for revenge. A police water-cannon vehicle assigned to disperse protesters stopped opposite the entrance to the Kowloon Mosque, Hong Kong’s biggest, where there appeared to be no more than a handful of people, and sprayed the gates with a blue solution intended to identify frontline protesters.

Police reacted quickly with an explanation, posted on the force’s Facebook page and conveyed personally to Muslim community leaders, that the water cannon had “accidentally affected” the entrance of the mosque.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