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飛專欄

前世今生:西藏行7

當大家混熟了沒有隔膜,而無所不談,最後還互相點唱高哥,由藏曲,漢歌到粵語,唱得不亦樂乎,最後一曲是男女合唱,一首思念台灣同胞的歌,動人心弦,感慨萬千。雖然他們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但卻是知足常樂,而心中富有的真情流露,想念遙遠千里路外的人,幸好於十年前,也曾到台北小遊,把台灣點滴實況告知。

最後以一曲,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蹤………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而話別。
時近黃昏,終於救星出現,因路過的貨車得知前路不通,要回頭返八一去,我們的師傅安排好轉車,他則要繼續留守,等待稍後送來零件更換,真是要向不怕艱辛危險,充滿拼搏精神的運輸車隊師傅們,衷心致謝。

馬上和贊丁叔跳上車斗內,師傅隨即風馳電掣而去。又是月黑風高的一夜,走走停停,顛簸震彈食風吸塵,渡過第三個漫漫長夜在荒野,用盡筆生功力,終於支持到達八一。入城時剛好天漸亮白,終於不似人型的落車,走路有如醉駕般去找住宿,回想已超過72小時,沒有休息躺臥,最後倒在床上,以三秒極速昏睡去了。

八一縣城是鄰近中印邊陲的重鎮,也是重要軍區而駐有重兵。在青藏高原上旅行, 如有意外發生,不論是高山症,急病或犬咬,以至食宿有困難,就先到兵站找解放軍叔叔幫忙解困。只要不是有領導會議,或軍事任務進行中,若有香港同胞求助,他們都會盡力幫忙和提供方便,令人肅立致敬。昏睡到天昏地暗,因肚餓而醒,贊丁叔有大量糧票,而我請客,終於可以吃飽些。

但又要緊記,在高原上進食,最多飽食七分為佳。想找便車去拉薩的便條,在接待處張貼了兩天,就傳來好消息,找溫師傅運送木材去拉薩,只要坐上此車,西藏行之夢就會成真矣!

但可惜的是,這輛解放時設計的,第一代豬咀型解放牌,只能搭載一位乘客,結果贊丁叔就不能與我同行,我唯有送點旅費給他,以便稍後繼續尋找汽車,他還很認真的,把寫有妹妹在拉薩住址的字條給我,緊記要找她去,其妹必定會把旅費奉還。我們緊握雙手,互相祝福道別,說聲扎西德勒,如意吉祥的意思,祈望在拉薩再見。

大清早就坐在溫師傅旁,過去數日都是坐在車斗內,要忍受風吹雨打,日曬吸塵, 而今天能坐在駕駛室裡,就感覺有天堂般的溫暖和安寧,可惜只走了兩個多小時, 砰聲一響,就從天堂掉下。車輪爆呔了,汽車超載而行,走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 死火爆呔是家常等閒事。

(待續)

作者簡介:

自少不愛讀書寫字,只愛登山涉水,中三輟學工作,但堅信命運在我手,永不低頭。走遍香江山水,心未滿,踏足神州世界,才是夢,努力奮鬥為目標,尋訪他鄉天地,闖蕩五湖四海。旅途上只輕美食,不講享受,旅程中,卻重交友,珍惜人情。正當人生遊歷增,無奈視力日漸弱,眼前擁有是幸福,知足常樂無多求,旅遊小品述回憶,讀者諸君網上遊。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