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徵文比賽生活文藝欄

停一停 諗一諗 (新聞評論參賽作品)

作品:馬翠怡155047

「港獨」的意識形態愈來愈強,尤其在年初二的旺角騷亂一事後。很多年輕人認為以往溫和的表達手法已無效,要「勇武」才能有出路。如今的局勢,我是憂心忡忡,容我在此發表愚見。

香港有無條件獨立?有人說有。贊同的人會認為香港是一個獨立的經濟體,享有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有完善的司法制度。在政制上,他們覺得香港奉行的資本主義制度與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不可共存。有人更認為在「一國两制」下,「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承諾在「23條立法」、「2017行政長官普選」、「李波事件」等事件中顯示是不能兌現。可是,從現實的角度去看待,香港不是一個政治實體,也沒有軍隊,若然要徵兵,誰肯當兵?就算香港可以獨立,要搞獨立、搞好外交、搞好經濟、搞好民生是一項具策略性、挑戰性的大事,誰人有如此氣魄和才能,能管治香港之餘,還要與鄰近國家競爭和合作。其中包括經濟合作、文化交流、政治角力等。如今最能影響國際局勢是中美俄三大國,而中東危機,歐洲難民問題等等都是政治產物,如此複雜的權力遊戲,大家有沒有去了解更多?政治和經濟我不懂太多,但我知道要獨立是要付出代價。

代價就是血和時間。八年美國獨立戰爭、十年法國大革命、中國的辛亥革命、俄國十月革命等等,付出是多少血和淚,犧牲了多少生命。革命成功,勝利者建立自己的國家,美國迅速發展,一戰後崛起;拿破崙執政不久發動半島戰爭,最後在滑鐵盧戰役後被流放;孫中山臨死說了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中國之後經歷軍閥割據、一二戰、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毛澤東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直到1979年改革開放,中國才開始發展;舉那麼多例子,其實都是想帶出:革命勝利後,下一步要怎麼做,而且要怎樣做得好?

我認為獨立恐怕是難以實現的。回到現實,香港房屋、土地、政治、警民互不信任和市民不信任中共等問題的確存在。如今梁振英當特首民望是歷屆最低的,連建制派議員田北俊也不服梁振英的管治,更坦言「邊個做特首都和諧過梁振英」。港人對政府如此憤怒是絕對可以理解,但大家也要「墊高枕頭」思索一下,過度情緒化是有危險的。

恕我不能提出一個確實的解決方法現時困局,但我認為各方都有責任將香港帶向光明之處。

第一是傳媒,因為傳媒影響力大。但各大報社網媒均有立場,而且話事權在於出錢的老闆。為了賺錢而迎合讀者口味,為了表達政治立場而一面倒打擊對方。例如反政府一派就以嘲諷、調侃等帶有感情色彩的字眼去批評建制派和政府一切政策;擁護政府的就責罵泛民和反政府組織,這就是現實。可是,作為傳媒工作者理應是有獨立人格、客觀、不怕威逼利誘,是有著重大責任服務讀者,並不是政治工具。

第二是教育界人士,因為年輕人是你們教出來的,你們的一言一行會有很大影響。當教授老師的會有個人立場,甚至有政黨,這是沒有問題的,但不要將自己那一套加諸學生身上。你可以教導,但請多角度和全面去分析,引導學生思考。為人師表,責任重大,教師從來都是一個偉大的職業,下一代是靠你們培育的。

第三是香港政府,因為你是為港人服務。我不懂政治怎麼玩,但我想講一句:我明白每個人都是自私的,但站在服務港人的角度,政府應為港人爭取最大利益為依歸。要人信服,請提高透明度,讓制度不合理、程序不公義的事情交代清楚,如「電視發牌」和「警察濫權」等問題。

最後,我自己想說說感受。香港對政治問題走向兩極化,中間沒有討論空間。我清楚特區政府的不足,施政問題眾多,未能兌現承諾,社會不公義的事情也越來越多。但,我絕不贊同用暴力去爭取權益而剝奪無辜的人權利。除此之外,我接受其他不同立場,因為民主社會是一百個人有不同意見都可以共存。我認為每個人都要多了解這個世界發生甚麼事情,包括我在內,也要時刻檢討自己,挑戰自己的立場和想法,避免過於偏頗。

或者有人會笑我太天真。這時候,誰會和你談責任,誰會和你談和平,誰會和你談共識?不過,我還是想說一句:這世界的問題永遠都解決不完,完了一個又一個,一個社會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完善還是需要溝通的。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