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小品文章生活文藝欄

《華麗轉身》:盛裝,妳的名字是虛偽

電影《華麗轉身》(Dressmaker)的故事,其以一段復仇的故事為前設,但主題卻說明著時裝,不過一襲華麗背影下的虛偽人生。

電影故事是改編自澳洲著名作家Rosalie Ham的同名小說,蒂莉當妮是歐洲時裝界新星。但她成功的背後卻有著一股沒法釋懷的怨恨。她於廿多年前因為被誣蔑「殺死」了一位男孩,被迫使飄洋過海,從此顛沛流離,其後又轉輾到了歐洲。她自此便在歐洲不同的時尚之都學習,包括巴黎和米蘭等城市。但她身在歐洲,卻使用著一部美國車衣機來學習,如果這是一種植入廣告,很有趣,意義也見深長。電影故事的敘事時距發生於1951年,正是勝家車衣機成立之百周年。歐洲時裝、美國車衣機公司,一位澳洲女子的復仇故事,好不容易的一百年。

這位澳洲裁縫師(Dressmaker)出場之當下,已是一名手工巧技的師傅,自然備受注意。然而,她當日放逐式迫離自己的家鄉,一直沒法釋懷。因為她當日走得不明不白,今天她回來,希望把事情弄得明明白白。

這一天,她重回澳洲家鄉小鎮。小鎮人家依然好奇,回後第一位遇上的人就是一位警察。這位警察喜愛易服。當日送走這位復仇裁縫師者,就是他了。然而今天回來,卻因為他的自我救贖,一度讓這位復仇者避過一劫。
裁縫師的母親莫莉,也跟從前一樣,神神化化又飄飄忽忽。這段母女關係依然不好。復仇裁縫師跟母親說:「我因為妳而回來。」但最後還是母親跟她說:「因為妳需要我而回來。」這位母親沒有錯,原來她的的確確更需要母親。

女裁縫師回到小鎮,跟各人的關係自然不好,但缺口竟時一襲時裝。鎮上婦人為悅己者,一個一個走到裁縫師的工作間,要求她重新改造她們,成為世上最美麗的女人。可是,虛偽不止於人群,不止於輿論,而是時裝。《華麗轉身》就是一個講述時裝與虛偽的故事。

主角常言,她受到詛咒,詛咒是輿論,詛咒是各人的虛偽面孔。時裝如何華麗奪目,也沒法洗滌人心的虛偽。正如她所言:「舞台(STAGE) 展示著最壞的一面。」然而,這個不止最壞,而是顛覆。因為最終幕交代一場舞台之演出,鎮上所有人齊齊出動,合演莎士比亞的《馬克白》,更請來神化了的裁縫師替他們設計台上服飾,但是卻輸了給另一齣有關日本天皇之戲碼。日本天皇戰勝莎士比亞,何其瘋狂。那齣日本天皇戲碼,其服飾原來又是這位主角裁縫師的傑作,這一切都是裁縫師母親的布局和計算。裁縫師從當天出走到回來到復仇,其實都是母親的精心又偶然的布局設計。「DESIGN改變人生」。

裁縫師「衣錦還鄉」之餘,也把事件查得水落石出,正如裁縫師最終幕,她踏紅地毯,從山項走到鎮上,然而一把火燒起整個小鎮,熊熊烈火之下,小鎮付之一炬。然而,這到底愛的力量戰勝恨的力量,還是恨的力量戰勝愛的力量。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