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小品文章生活文藝欄觀影感言

《我的少女時代》遇上《王家欣》

台灣電影《我的少女時代》(Our times)和港產片《王家欣》同期上映,兩部電影均一個人的回憶作為主題,故事主人同樣地「想念著」一個人,忘不了一段感情事、也後悔錯過了當年的瞬間一刻,縱然不論拍攝技巧之高低差異,兩者仍有著不同層次的意義。
《我的少女時代》導演是陳玉珊,台灣知名電視製作人,作品包括《戲說台灣》、《薰衣草》、《命中注定我愛你》等。《我的少女時代》則是她首次執導之電影作品。該片演員則有宋芸樺、王大陸、李玉璽、簡廷芮。
故事以林真心(宋芸樺)為中心,以帶出她在學生時代的一段戀情的往事和回憶。故事除了真心以外,還有歐陽非凡(李玉璽)和徐太宇(王大陸),他們都是這段愛情回憶的引線。故事上半部講述徐太宇以強勢方式跟真心一起,但真心卻心儀非凡;可是,徐太宇原來從伊始便認定真心是一位善良的女生,日久相處以後,情愫互生。但是,二人礙於他者的他和她,始終沒法坦誠相待,如是錯過了對方。
電影宣傳常言道:「世界太快,總有一首歌,你忘不掉;人海茫茫,總有一個人,守候在角落,等你回首。」但電影以真心為主線,真心最終還是忘記了他,沒有記起他,記起那個守候著她的徐太宇;然而,太宇從沒有改變過,他曾對她誓言為她舉行一個真心演唱會,最終他信守承諾,也圓了真心的劉德華偶像夢。因此,到底主題是忘不了還是遺忘了,自己真心相信是後者,你或妳沒有忘記,但其實我早己忘記了。到底甚麼是刻骨銘心,一往情深原來只是一樁偶然的故事,此生不渝也變得不能承受。
《我的少女時代》一片中徐太宇常常強調:「我們的決定我們負責。」其處處流露著他如何為了別人的幸福而付出一切,但那人絶不是少女本身,而是忘記了的那個他,他是徐大宇;至於林真心,她其實也曾經真心地愛著當下的一個他,但她卻太善忘了。愛情不只是緣與份,而是一種努力,縱使英雄永遠不是自己,努力卻是永無休止的。真心演唱會之情節說來有點土氣,但同學看到了是否感到難以承受,但大家別善忘,這或許才是愛情的意義。
劉德華在《我的少女時代》作為訊號,或者一個轉喻之意義,其一直牽引著全片,效果十分亮麗奪目。電影也讓我們記起我們時代的內田有紀,電影成功地重現曾經的那些年,其不僅僅不是一個又一件東西,而是一段人性化之舊記憶。
《王家欣》(Wong Ka Yan)跟《我的少女時代》相若同樣以一段回憶為主題,同樣以一個他和她為記憶,同以某個人物為記憶訊號,《我的少女時代》以劉德華串起整部作品,《王家欣》則以王家欣來設定作品。但是,兩者之效果則有不大不同的意義。
《王家欣》導演是劉偉恒,其跟陳玉珊一樣都是首次導演電影,當然陳玉珊深諳鏡頭之運用。劉偉恒則是百分百的初哥。該片演員有吳千語和黃又南。故事設定於1992年。俊賢於1992年邂逅王家欣,一見情深,但自此便失去聯絡,從1992年開始,每日每刻均努力地找尋心中的王家欣。可是「真正」王家欣原來名叫王家安,但「真正」 的王家欣跟俊賢相處日久,同樣日久生情,如今王家安變成了王家欣;俊賢最終學懂和明白如何放下,才可以走出另一頁的人生,記憶不過是記憶本身而己,正如俊賢尋尋覓覓,卻放下之時偶然在巴士上重遇「王家欣」,卻會記她不是「王家欣」。
然而,《王家欣》音樂運用未能達至如期的效果,其為一首全新的歌曲,歌曲卻失回憶與共鳴之功能。同時,電影物化之工具,細節不顯,如手提和電影海報等。
電影中使用了不同的轉喻,如電影院,其以為另一段中年版王家欣戀情之場景,但主線卻被騷擾了,王家欣作為主線反變成生硬。相反,《我的少女時代》中劉德華以為作品中的轉喻,則緊扣全片,甚至結尾一場真心劉德華演唱會,更說明太宇一生忘不了的印記,遺忘者原來是女主角自己,《我的少女時代》表面說明著記憶的意義,但骨子裡卻是遺忘。
很有趣。

Comment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